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五一一一章 教 训(两章合一)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劝了半晌,许莉姿才安静下来,只不过哭得狠了,鼻子还一抽一抽的。

    许夫人用帕子帮着女儿擦干净脸,“好了,过去就过去,以后好好过日子就是,你那婆婆不是个小肚鸡肠的,明儿母亲陪你回去好好认个错,以后好好孝敬公婆侍候好姑爷,你婆婆夫君认可你了,王妃自然不会为难你,不用担心。”

    许莉姿抬着头,眼睛红肿,脸色苍白,“母亲,女儿不懂。女儿是许氏长女,打从女儿记事起就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学着怎样与各家夫人太太应酬,怎么打理夫君的公宅,可是在甄府女儿却什么也不用做,即不用参加应酬也不用管家,女儿能做的就是晨昏定省,婆婆半个时辰不到就打发我了。女儿想找介绍个能说得上话的姐妹进府有什么错呢?”

    许夫人内心长叹一口气,女儿这是怨她们了,怨父母把她低嫁了,嫁到一个没有底蕴没有错综复杂关系的家族里去,却不知道那简简单单的甄家才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归宿。

    公婆性子温和身份不显不会去搓揉媳妇,上有长兄长嫂,不用承担家族重任,夫君年青俊郎才识过人,前途一片光明,她只需在大树下乘凉就好,这样的舒服日子竟然不想要,还要去过那些勾心斗角左右缝源劳心劳力的生活,这个女儿真在是被她们养歪了。

    可是这样的话成亲前她已经劝过无数遍了,再劝只怕也起不到作用。

    “你在甄府就那样无聊吗?每日的晨昏定省半个时辰就打发了,那你陪你婆婆说了几句话?你府里有你和你婆婆再加一个侄女,三个人怎么就不能说话了?你多问一问姑爷的习惯喜好,与你婆婆聊一聊老家的事儿,或者陪你婆婆出门去逛一逛街,怎么就没得事做了呢?”

    看着许莉姿垂下头拨弄着手指不愿说话的样子,许夫眉头一皱,“你嫁进甄府也有半年时间了,给姑爷做了几身衣裳几又鞋袜?这马上到盛夏了,上次给你捎去的宝相纹的花罗你给你婆婆做了衣裳没有?”看着许莉姿一脸懵懂的样子,许夫人闭了闭眼睛,“衣裳没做,鞋子呢?”

    “你,你都没做?那煊哥儿的呢?我千叮咛万嘱托让你用那水绿色的素罗锦给煊哥儿做身夏装的,你做了没有?”

    许莉姿颓败地低下了头,母亲问的话她一个字也答不出来。

    许夫人伤心又无奈,这儿女情前世债,以前看着都是个好的,没想到债都集在这里等着呢。可是她再伤心也不能不管女儿,以前没教好,如今更是要好好教了,否则这后头的日子就要苦着了。

    后宅妇人一辈子也就是围着夫君孩子打转,夫君是天,可晴可阴可雨可风可雪,若是看对你无心无情,那你每天就生活在三九天的冰天雪地里,若是看重你的,那你便日日生活在三月阳光的明媚里。

    “莉娘,你回想一下,当初我和你在老宅的时候,我是怎么做的。你祖母最终能点头答应让我带着你们兄妹陪你父亲到任上去,这其中我下了多少工夫陪了多少笑脸?再看你祖母,哪次回老宅对我们不是亲亲热热捧得高高的,这些除了你父亲的本事之外,难道没有母亲平日的孝敬吗?哪怕是在京城,每个年节我都不能忘了往老家送礼,到如今你祖母一年四季的鞋袜我还得做些,这是为什么?

    莉娘,这世间的情感都是要投成本进的,除了父母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你如今已经成了甄家的媳妇,当初你没有反对,如今就该真心实意地与姑爷过日子,魏家从无再嫁女,许家也丢不起这个人,你十三姑如今还在家庙里,哪怕是疯了也离不开那间小小阁楼,你要好好思量,你究竟想要什么?”

    听到十三姑这个名许莉娘便打了个激灵,那是许家被休弃回来的姑娘,从被接回府的那一天开始就关进了后花园一个荒芜的角落里,说是在家做居士,可是从十三姑回来之后府里就从没见她过,那角落里破烂的小楼中从没传出过木鱼诵经声,只有不分白昼黑夜偶尔传出的凄惨哭笑声。许府的每一个女儿从懂事起就被耳提面命十三姑的七出罪名,每个人都被带到那破烂的阁楼前去听一声声似哭似笑的哀鸣,对于许府的姑娘来说,十三姑是个恶梦,是行差踏错的界碑。

    “母亲。”

    许莉姿可怜的模样并没有让许夫人心软,再次开口依旧直指许莉姿内心的不安。

    “莉娘,如今的你已嫁做人妇,不可以还像在家中那样任性了,你婆婆是个性子好的,若是以后你大嫂敢像这样对我,我便直接放人到你大哥房里去。你要相信,婆婆想要搓磨媳妇办法多的就是,而且让你连挑理都挑不成,更何况你连姑爷的心都没收拢住。

    女儿呀,你看甄府这不好那不好的,可你想过没有,你在那里没人给你摆脸色,也没人给你小鞋穿,你完全是关起门过自己的小日子,这样的舒适生活还不好吗?难道非得要像母亲在许府里,与婆婆斗与妯娌斗与小妾斗才叫好吗?

    你嫂子如今没在身边,侄女又马上要出嫁了,府里就你和你婆婆正是联络感情的好时刻,不谈别的,就是说说侄女出嫁的事谊,搭把手,你婆婆也会高看你两分呀。得了空给姑爷做鞋袜给侄子做几身衣裳,两人的感情处着处着自然也慢慢深了起来。

    你当初既然答应了嫁进甄府,就把你心里的委屈不干通通忘掉,谁也不是个蠢笨的,你那些外露的情绪,也不知道姑爷和你婆婆看没看出你的想法来?”

    许莉姿挪了挪身子,“我,我有什么想法好让他们看出来的?”

    许夫人厉色道:“莉娘,母亲不与你说笑,你把你心里对甄家的轻视小觑都收起来,还有你心里不该有的想法都通通忘掉。甄家简单,可甄家的姑奶奶不简单,别到时候结亲没结成反而结了仇。”

    许莉姿咬着唇,抬起头看向母亲,倔强道:“女儿,女儿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许夫人深深地看着许莉姿眼里,沉声道:“魏洲。”

    许莉姿身子一振,眼瞳猛然睁大,脸色如雪一般惨白,心里最深处的秘密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剥开,直直摊露在阳光下,让她的狼狈无处可逃。她便这样直直地愣地那里,脑海一片空白。

    许夫人强压下心中的不忍,女儿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为此她还拭探过嫂子,可只能说没有缘分,魏家已经衰败了,哪怕在江南名声赫赫,可是内里他们都明白,再不出仕魏家便只有一些清名了。

    魏洲是长房长孙,是下一代的族长,他身上肩负的是振兴家族的使命,这样的少儿郎绝不是良配,家族才被他放在第一位,妻子甚至儿女都要排后。

    魏家想要重拾当年的荣耀,就得在京城寻找助力以便在仕途上帮扶魏洲,而寻找最佳助力的方法莫过于连姻。

    许魏两家已经是姻亲,所以魏家绝不会再让许氏女做长孙媳妇,这一点她明白许莉姿也明白。

    许莉姿知道不能强求,她的骄傲也没办法让她去低头,所以才会答应嫁入甄府,在她看来,既然不能嫁给心中的那个人那嫁给谁都行。可是真嫁进甄府后,她后悔了,甄府的生活在与她想像的差距太大了,她几乎是被隔离在那小小的后宅庭院里,一个月难都得有个宴会,以前时时投注在她身上艳羡的目光没有了,她不知道那些贵族世家小姐们今年流行什么裙子,什么花样,出了什么新鲜的脂粉,也不知道谁与谁结亲,最重要的是她好久好久都没见到表哥了。

    甄修杰不是不好,长相更没得话说,可是甄修杰待她却没有表哥待她那样温和体贴,表哥每次见她都会给她带礼物,虽然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不是单单给她一个人的,可是他带的礼物就是比起别人送的要好看要如她的意。

    她知道自己不该来对比,可是,每次看到甄修杰冷清的神情和漠不在乎的态度时,她就是不甘心,凭什么他甄修杰家世地位都不如他,却还这样漠视她。这种不甘心深深地纠缠着她,让她明明知道不该生出这种想法时却又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她只能逃避,不想去接触甄府的任何一个人,不愿去讨好任何一个人。可是她在甄府太孤单了,所以才会想尽办法让琳娘进府,这样,至少她还能有个去处有个说话的人。

    许夫人对自己女儿再了解不过的,既然已经将遮羞布扯破了,那就要把许莉姿的态度给扭转过来,就像她说的那样,甄府是简单,可是甄婉怡不简单,如今看来,甄婉怡已经对女儿不满了的,她不能让甄婉怡对女儿再厌恶下去。

    “莉娘,你十三姑就是犯了淫佚之过才被休弃掉的,你可要引以为鉴。没有哪个男人会容许自己妻子心里藏了另一个男人,你若是再犯糊涂,毁掉的不只是你一个人,而是许魏两府。我绝不会眼看着你去做那些傻事,你也看到了荣王妃对娘家的维护,这本是好事。我们当初选择与甄家连姻就是奔着荣王府去的,可若是你不但起不到连姻应有的作用反而将家族推向毁灭,那十三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母亲绝不是危言耸听,今日我敢把你内心最深处的心思扯开说透,就是要让你明白,你虽是我的女儿,可你更是许府的姑奶奶,你的荣辱关系着许魏两家,我绝不允许你行差踏错半步。而你也承受不起家族的怒火。”

    许莉姿眼泪一滴一滴坠下,将裙面上的祥云纹晕染,轻灵的图纹沾了水迹便得沉重,如同大山一般压在许莉姿心头,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没了,那些最难堪最隐密的心思都点破,让一直接受女训女诫教育的许莉姿万念俱灰起来。让她连个安慰自己推卸责任的借口都找不到。

    许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悲伤,却强压了下来,“这几日你就留在家里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了我再让姑爷来接你。”

    说完便快步走了走去,她也不想这样伤女儿的面子,可是若不挑明,只怕莉娘会就这样拖延下去,她以为自己对甄府的不上心不在意甚至轻视别人看不出来,可只见过几次的荣王妃都看出来了,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姑爷。为了两府,她必须要让女儿彻底死心才行。

    晚膳许莉姿一个人在西厢房用,只不过那食盘摆在那里一口也没有动。

    没有心思用膳的人不只许莉姿一个,许大人看着满桌的佳肴直叹气,最喜欢的百合西芹也食之无味,长叹一口气,放下了筷子。

    许夫人见了也跟着放下筷子,她也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老爷?”

    许大人也确实想找人说话,见夫人开口后,便挥退身边侍候的人,道:“前荆州刺史告老,三叔有意,老夫也去吏部通了气,三叔是汾州刺史,虽是由下州往上州调任,可三叔连着六年政绩评优,这调任应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可今日吏部侍郎却说那位置被谏议大夫小向大人顶去了,并且是荣王爷说了话的。这谏议大夫只是一个从五品,调到地方任正四品的刺史,你说王爷是什么想法?他明明知道老夫给吏部递过话的。”

    许夫人脸色一白,看着许大人的眼神里带了丝惧色。

    许大人是什么人呀,那察言观色对他而言可谓是家常便饭了,沉声道:“夫人可是知道些什么?”

    许夫人长叹一声,眼泪就坠了下来,才担心着没想到就成了事实。

    许大人在一旁看了着急道:“夫人有话但说无妨,早些说出来为夫还能去想办法补救一番。”

    许夫人也知道不能再瞒着,按了按眼角,小声地女儿这段时间做的事和昨日甄婉怡发脾气一事说了出来。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