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二百七十二章 品花大会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苏季抢着喝酒,银临也跟着一饮而尽,被烈酒呛得咳嗽不止。

    百目魔君见苏季酒喝得最多,却神色自若,脸不红心不跳,于是趁机拍马屁道:“小祖宗的酒量,当真了不得呀!”

    见识到苏季的海量,四才姬低声密语,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绘姬轻声道:“我们教主,人长得不赖,酒量也很不错呢。”

    舞姬点头应道:“是啊,我们原来的主子成天嗜酒,都没他酒量这么好。”

    琴姬邪魅地舔了舔嘴唇,“只是不晓得,他那方面如何……”

    歌姬抿嘴一笑道,“我们找机会试试他,不就知道了?”

    四才姬咯咯笑了起来,此起彼伏的浪笑回荡在望仙楼里。

    苏季正在传授袁生喝酒的秘诀,听见四才姬的笑声,转头问道:“你们笑什么呢?这么好吃的饭菜,怎么不吃啊?”

    百目魔君给苏季倒了一杯酒,赔笑道:“我们妖吃不惯人做的饭菜,我们只喜欢吃人。”

    四才姬诱惑地望向苏季,玩笑道:“教主,我们以后吃定你了。”

    苏季不置一词,转头问金蝉子:“金老兄,你怎么也不吃不喝?”

    此时,金蝉子头戴着斗笠,端坐在桌边。金丝红缎法衣面外罩着一件大黑袍,手里没有拿筷子,而是紧紧握着一根九环锡杖,给人的感觉异常拘谨,又仿佛生怕被人认出自己的身份。

    金蝉子低声答道:“我们西方教弟子,不得饮酒,不得吃荤。”

    “唉,你怎么不早说?”苏季回头吆喝四臂赌鬼:“掌柜!来一大碗素面!”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门外忽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喊道:

    “掌柜,来两大碗油鸡面!”

    那声音洪亮高亢,透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红木大桌边的十二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转头望去,只见门口走进两个身着黄色道服的青年,一个长发披肩,一个又矮又胖。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根金光闪闪的法杖。

    陆压道君见这两人是西方教人打扮,不屑地哼了一声道:“西方教不吃荤腥?哼,真是笑话。”

    见二人在远处的桌边坐下,金蝉子压低斗笠,眼眸中蕴含着一股压抑的怒气。

    苏季一直觉得金蝉子是温文尔雅的人,现在看他如此不淡定,忍不住问道:“金老兄,那两位该不会是你师兄?”

    金蝉子沉声回应:“他们是我的师侄。”

    苏季疑惑不解道:“两个晚辈当着你的面破戒,你怎么不去教训他们?”

    金蝉子叹道:“此事说来话长,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

    又是“说来话长,一言难尽”,苏季想必金蝉子身上的秘密一定不少,说不定他是冒着生命危险来跟大伙一起吃这顿饭。

    两个西方教门人,大口大口地吃着油汪汪的油鸡面,边吃边聊的声音非常大,甚至盖过这边的十二个人的攀谈声,好像整座酒楼里只有他们两个。自从这两个人进来,整座望仙楼里就只听他们二人肆无忌惮的声音:

    长发门人道:“师兄,听说了吗?现在的阐教主,据说是个傻小子。”

    矮胖门人哼了一声道:“迟早有一天,人间再无阐截两教,只有我们西方大教!以后什么鸿钧道祖、女娲阴皇、都要在我们教主接引道君面前俯首称尊!”

    听到这番嚣张的言辞,苏季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下意识望向陆压道君,感觉他很快就会翻脸!

    果不其然,陆压道君已经站了起来,突然指着那边的两个西方教门人,吼道:

    “你们两个小瘪三,竟敢口出狂言!区区西方小教,算什么东西?”

    听见侮辱自己的教派,金蝉子脸色铁青,但并没有说什么。

    然而,远处两个西方教门人闻言,立即放下筷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喝道:“你是何人?胆敢说我们是西方小教!”

    陆压道君冷笑道:“说出来,怕吓破你们的鼠胆!”

    另一个门人微微阖目,低声道:“师弟,那边有妖气!”

    长发门人年纪较轻,目中无人,脸上毫无惧色,戏谑道:“区区一群妖人宵小,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师弟,不要轻举妄动!”矮胖门人道:“他们妖多势众,我们去找师父来把他们一网打尽。”

    说罢,二人一个闪身来到门口,然而就在正要跨门槛的瞬间,两个人抬起的一只脚突然定在盘空中,全身动弹不得。两人单脚撑地,重心不稳,一齐栽倒了下去。

    “敢跑?”陆压道君揪起长发门人的头发,使劲揪下一把,嘴里狠狠道:“我让你跑!我让你跑!我让你跑!我让你跑……”

    说着,一把接一把地扯着头发,硬生生把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全部扯了下来。长发飘飘一眨眼变成了光头,疼得那门人杀猪拔毛似地惨叫!

    陆压道君拔光一个门人的头发,感觉挺好玩,还是不过瘾,又想去拔另一个……

    苏季上前拦阻道:“算了,大喜的日子,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咱们继续喝酒!”

    陆压道君指着两个西方教门人,依依不饶道:“你们给老子听好了,回去告诉老黄脸,让他滚回西方!以后中土地界没有阐教、没有截教、更没有西方教、只有陆压教!等你们教主输了赌局,莫要忘记剃头来见!”

    “提……提头来见?”光头门人大吃一惊,脸色陡然煞白,再不敢言语。

    陆压道君解除咒术,丢出两个字:“滚吧!”

    这时,矮胖门人抬头瞥了一眼人群后面的金蝉子,对旁边的师弟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快走!”

    望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金蝉子脸色陡然凝重,想必自己的去向已经暴露,于是道:“苏兄,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找你们。请务必小心。我必须先走一步,失陪了。”

    太阴冷冷说道:“遇事就想一走了之,这就是西方教的作风?”

    苏季虽感觉他不想这种人,但还是一把揪住他,调笑道:“你为什么要躲避同门?难不成是破了色戒?”

    金蝉子苦笑道:“苏兄,我答应你,一定会再来找你。”

    苏季知道金蝉子另有苦衷,松开他的手臂,道:“一言为定。”

    金蝉子压低斗笠的帽檐,急匆匆地夺门而去,眨眼间消失在望仙楼外。

    众人继续饮酒畅谈,直到中午的时候,苏季听到外面传来嘹亮的锣鼓声,伴随一阵喧嚣的脚步声。

    苏季望向门外,远远看见一大队声势浩大的人马,正簇拥着一排排花轿路过。那些花轿一个比一个华美气派。花团锦簇装点着轿棚,四角挂着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随风飘摇。

    花轿边的护卫们一个个腰悬长剑,头戴紫金冠,服饰也极华贵,顾盼之间笑容温和、举止优雅。他们骑的马都是纯种的汗血名驹,高贵大气,连马鞍都是纯金制成。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队伍走了许久,好像永远也走不完似的,成千上万的人群如一股洪流般涌入镐京城。

    苏季看了一会儿,感觉这场面似曾相识,忍不住询问帐台前的双头神将:“这些人进城作甚?”

    双头神将道:“他们应该是要去参加镐京城里举行的‘品花大会’。”

    “品花……用得着这么大排场?”苏季疑惑不解地问。

    绘姬插嘴道:“品花的意思,不是赏花,是选美。青楼的头牌都是这么选出来的。”

    双头神将道:“说的不错,不过镐京城里的品花大会,不是穴魁,而是要选出天下第一美人!”

    金贞微微侧目,望向身边的银临:“临郎,你想不想瞧瞧那天下第一美人?”

    “贞儿,在我眼里,你就是天下第一美人。世间的胭脂俗粉,怎能与你相比?”

    金贞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去看看吧,顺便瞧瞧久违的人间。”

    “贞儿,天上人间,我都随你去,只是得先听听教主的意思……”说着,银临祈求般望向苏季。

    苏季望向陆压道君,忧虑道:“我们现在人单力薄,如果在城里遇见人多势众的西方教门人,你能应付?”

    陆压道君一拍胸脯,喝出八个字:“神挡杀神,魔挡降魔!”

    苏季默不作声,虽然很好奇蛇腹外面过去的三年里,人间都发生过怎样的变化,但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绘姬道:“教主,我们姐妹也想去瞧瞧。”

    舞姬道:“好久没参加品花大会,我也要参加!”

    琴姬道:“西方教一帮乌合之众,何足惧哉?”

    歌姬道:“就算打不过,我们至少还有本事跑嘛。”

    苏季感觉进城一事已是众望所归,于是道:“好,我们就去凑凑热闹。”

    众人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龙须虎突然拽住苏季的一条胳膊,晃动着庞大的身躯,焦急道:“竹子……竹子……”

    苏季明白他的意思,想起答应过帮他解决“数东西”的问题。苏季把百目魔君招至身前,扯开他的衣服,对龙须虎道:“龙前辈,你能否数清他身上一共有多少只眼睛?”

    百目魔君肋下密密麻麻的眼睛一个接一个眨来眨去,看得龙须虎眼花缭乱。

    “一、二……”

    龙须虎数了起来,刚数完第二只眼睛,就忘了刚才数的是哪一只,于是揉了揉眼睛,重新数了起来:“一、二……一、二……一、二……”

    百目魔君面露难色,道:“小祖宗,他这数上一百年也数不完呐,我还是直接告诉他吧。”

    苏季制止道:“别说!你就让他一直数到我们回来。”

    陆压道君给百目魔君搬来一把凳子,命令道:“你坐在这让他数,若是他中途离开走人,或是数得不开心,我回来就拿你试问!”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