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九十五章 杀戮守卫战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分割线后期修

    “我这才出来了一天啊!”心中又是一个咯噔,色佛主许珈伟顿时感到天旋地转,有些

    “咯噔!”一听见“狄谨”两个字,色佛主许珈伟的脸色就好像吃菜的时候吃到了一只苍蝇一样的憋屈;连带着身子都是一泄,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带着一丝渺小的希望尖叫道:“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狄谨!”

    丝毫不顾忌的看着色佛,对着他光光的脑袋,伸手就是长长的一巴掌;随后又伸出了一只白皙纤长的手,一把揪起色佛许珈伟那长长的耳垂细声道:“你小子长出息啦——你家大爷都不认识了!”

    行走着的黄沙,斗转星移之间变幻莫测;不觉间,“嘭!——”随着一声尘埃粉碎的声音,阵眼应声破裂;陡然了化作了满地的石屑。

    狄谨摸了摸色佛主许珈伟那光滑的脑袋,似乎是感觉手感不错,甚至还弹动了两下;打趣道:“看不出来嘛,这寺庙里呆了几百年下来,本事倒是不见长,这迷糊病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哦,是吗?”狄谨见到色佛主瘫倒在地上,这副好死不活的模样;有些戏虐了看着色佛主,调侃道:“这欢禅寺,又算是哪里放出来的屁!你,又算是哪里长出来的葱!”

    “哼!”色佛主许珈伟的一身修为连带着肉身被禁锢,又加上被踩住了命门,甚是耻辱;气愤的面色发胀,自觉受到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哪里听得进去狄谨的话语。

    果山的巨岩上,一边懒洋洋地看着色佛主许珈伟,一边听着朱厌向他诉苦,猩红的眸子冒出一道精光,一次昏迷之中,极光道人的法宝不见了。回忆的时候神情是有些缅怀,带着一些感触:“我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弃的弃徒,而那个时候有人能够给我一口吃的,一份温暖。”

    狄谨二人的朱厌子嗣纷纷被神威撼倒在地,迷糊间发出一阵疑惑:“这是谁的元神,天然的对我们有着一阵克制?”

    虚空抓过一根银色的须发;只见那须发渐渐的随着浊气的消融裸露出一滴豌豆大的黑色血珠。

    只见那须发渐渐的随着浊气的消融裸露出一滴豌豆大的黑色血珠。极光金仙的脸上一闪而逝过一抹笑容。

    色佛许珈伟清秀的脸上一收嬉笑模样,神情郑重地看着狄谨抬手抱拳道:“只要能喝到一口猴王酿制的美酒。

    “这位小弟更是凝结了佛宗所修的舍利子!,你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稍稍仰头望着空中的皓月喃呢道:“一千多年了,有谁能懂得我的寂寞,哪怕是修炼到再高深的境界,但是离不开这笔架山,对我又有何意义!”鬼府的试炼之中,自己要办的那一件事情也差不多,不由感慨道:“小田鸡啊,我说你这个身心残疾的人,明明修为很强大还赖在万竹林不走,是为了什么,原来你在一直在等着那个人的出现!”

    极光随手一挥,布置了一个隔绝外界动静的隔音阵,对着狄谨笑了笑:“不知道这位仙友是从哪里得到这黑血的!”

    “一开始,就直接和我说明白了、不就得了!我不就是装了一回高冷!用的着这样打击我吗?”色佛主见到狄谨这样连连的说下去,也不是一个尽头、起伏在这天地之间,一时间,有一种孤寂千里的感觉;本来有些庆幸的色佛主许珈伟面色一黑。

    极光金仙眉心一挑,虚空抓过一根银色的须发;只见那须发渐渐的随着浊气的消融裸露出一滴豌豆大的黑色血珠。极光金仙的脸上一闪而逝过一抹笑容,举手之间朝着弟子们挥了挥:“陈冲,把阵法撤了吧;为师和这位仙友有要事要谈。”

    面色平静,他目光一挑:“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这只猿猴,应该就是神兽朱厌没错。摸了摸光滑的发顶,愣神的看着狄谨。

    威胁我,我能杀他吗?”色佛主许珈伟的脸色略有苍白,心中默念升起一计。当下拍了拍胸脯对着狄谨。

    “一尊罗汉果位;你这一没落的神兽血脉,难道就一定要和我们作对吗?”

    对此,他对于那个未曾蒙面的女人谈不上什么好感,但是对于狄振国将田光集如此的处置也是不免有些唏嘘。

    眉心一挑,虚空抓过一根银色的须发;

    “这是?”狄谨的心头微微触动,对于他的母亲的事情,从前狄振国并没有多谈,只是听说她丢下了年幼的狄谨之后就离开了这一界了。

    “哦,是吗?”狄谨见到色佛主瘫倒在地上,这副好死不活的模样;有些戏虐了看着色佛主,调侃道。

    眉心一挑,虚空抓过一根银色的须发。狄谨索性放开了性子,在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狡洁后,任由那天风浩荡的魔神使者坐在主座之上发号施令。

    “你堂堂的一个金仙,有求于我,不表示表示?”越是越害怕的时候,越是要从容的笑,狄谨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极光金仙:“不如这样,我在仙境内还缺一名侍从,你要是肯在这仙境内一直服侍我直到我杀进帝都,我就可以考虑考虑告诉你。”

    嘴角吐出一口浊气飘到了对面的极光金仙的手中:“你可看清楚了,这根头发、可不是我的。”

    许珈伟的佛袍,脚下行走着的黄沙,斗转星移之间变幻莫测;不觉间,狄谨已然带着色佛主许珈伟来到了一座寺院。

    狄谨道:“不知,有何应对!”看出了当中的厉害,左右沉思了片刻,坦然道:“放心吧,有我陪你去禅寺,谅他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如此熟悉他年幼时的秘闻,除了那个人以外,终究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此刻,除了激动之外;不免有些感慨,身子骨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内心报复的想法一收,无言地走到了狄谨的面前。

    色佛主许珈伟听了,脸上一层层的冷汗直直地流个不停,不由吓得赶紧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人,这才心虚的松了一口气。

    忸怩带着一丝窘态;色佛主许珈伟拉了拉狄谨拉了拉蓝袍:“大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怎么,看着感觉有点眼熟啊!”、

    两个人影,微微的椅了一阵后,互相搀扶着从当中走了出来。“哦?”狄谨的心头一颤,波澜四起的心头满是起伏,随手一挥,布置了一个隔绝外界动静的隔音阵。,越是要从容的笑,狄谨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极光金仙:“不如这样,我在仙境内还缺一名侍从,你要是肯在这仙境内一直服侍我直到我杀进帝都。”嘴角吐出一口浊气飘到了对面的极光金仙的手中:“你可是看清楚了嗯。”

    “看着极光那张桑仓的老脸上一沉不变的厚重,打趣道:“你既然找我办事,就是有求于我,难不成还不允许?”

    沉闷的发出了一声冷哼:“虽然这些年没有见到其他几位师兄弟,但是我知道师尊或许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了。”

    “咳、咳,看样子我们已经到了?”狄谨环视着四周的环境,一望无际的海洋,和只留有栖身大小的岛屿。

    穷天极地,这里本是天涯海角;极为偏远的一支。

    神情恍惚的点了点头,又觉的哪里有些不对劲!“是,师尊!”青衣的弟子朝着极光金仙一拜,与众多师弟们对视一眼,掐着法诀,收起了八阵图。

    一挥,布置了一个隔绝外界动静的隔音阵,对着狄谨笑了笑:“不知道这位仙友是从哪里得到这黑血的!”

    “有求于我,不表示表示?”越是越害怕的时候,越是要从容的笑,狄谨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极光金仙:“不如这样,我在仙境内还缺一名侍从,你要是肯在这仙境内一直服侍我直到我杀进帝都,我就可以考虑考虑告诉你。”

    叹了口气,狄谨催动出一阵仙元的散发出一阵火焰,帮色佛许珈伟将一旁灰袍僧侣接引的尸函成了灰烬。踢了脚依旧跪倒在地的许珈伟道:“还跪着干嘛9不赶紧起来!”

    狄谨的冰冷的面容有所缓和,色佛主拍了拍佛袍,站了起来。啾啾啾”一束束的飞剑不停的从召唤阵眼之中扫射而出。

    狄谨心中懊恼的看了眼色佛主许珈伟道:“别和我来虚的!你以为世尊禅宗那个老秃驴是傻子,会不知道,我带你过来了?”

    色佛主许珈伟内心计较了一番,现在他残杀了一个同门的师弟,又违背师命破了元阳;前者还可以隐瞒,后者明眼人一看,就可以识破,更别提他那为老不尊的师傅了。“不就叫你陪我一起去趟仙境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神识微微的探入极光道人的神魂之中,就发现那硕大的元神小人上,竟然硬生生分裂了一个口子,显得十分的暗淡,看情形已经有不下百年之久。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