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来信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皇,您找儿臣?”云陌走进大殿,朝着高高坐在龙椅上的北昀行礼。

    北昀朝着云陌比了一个坐的手势,就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三皇叔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

    云陌也不遮掩,淡淡的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你好像很不喜欢你三皇叔,他……”

    “如果父皇是要为三皇叔求情,就不必说了。如果父皇真正了解三皇叔的话,儿臣以为父皇不会再说出求情的话。还是说,父皇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只是自己不肯相信罢了!”云陌的眼神仿佛有穿透力,直直的看见了北昀的心里。

    “朕……”北昀愣了愣,轻轻的叹息道,“我们三兄弟是一母同胞的手足亲兄弟,父皇后宫很干净,没有什么阴谋斗争,我们三个从小一直都是相亲相爱的!只是母后过于偏爱老三,将他惯成了这幅目中无人野心勃勃的样子,朕原本以为他只是孝子心性,直到他对你有了杀心,朕才开始觉醒!只是,总是还有那么些伤感,小的时候那么好的感情,三个兄弟中老二身体弱,老三小的时候最喜欢和朕一起骑马射箭,他的这些本领几乎都是朕手把手教的,朕……”

    “父皇是不是想多了?儿臣不是来逼父皇除掉三皇叔的!”云陌笑着说道。他的话太过于直白,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倒是让北昀一愣。

    “只要三皇叔好好的待在边疆,可以做一辈子风流快活的闲散王爷。”云陌接着说道。

    “那你是……”

    “儿臣不是父皇叫来的吗?”云陌的目光看起来很温和。确实,他说的前提是北成如果不捣乱,这个前提很重要。不过按照他那个飞扬跋扈的性子,要他不捣乱显然是很难的!

    “对!”北昀立马反应了过来,“朕是想问问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让那些黑衣人快速招供的!”

    “这是一种特殊的手法,不需要任何的血腥暴力,只需要一种药物。这种药物会让人精神恍惚,将人的防备降到最低状态,这个时候套话很是容易!”云陌如实的说道。

    北昀看着大殿旁气度不凡的云陌心里不禁没有感慨反而多了几分担忧。

    “儿臣以为,父皇看到儿臣的本领会高兴的!”云陌笑着说道。

    北昀强行挤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就像一个不愿意让孩子失落的普通的父亲一样。但是他眼底的担忧却更加浓郁了,斟酌再三,他小心的问道,“陌儿以为南国和北国可以永久的和平相处下去吗?”

    云陌的回答很快,也很简短,“不能!”沈茉会帮尘统一四国。他到快要离开南国的时候才意识到前世的时候自己真正的死因。其实并不是黑袍人的算计,也不是他爱上了错的人,而是因为他阻了他们统一的路!

    北昀看着云陌微微失落的脸色,心下更加担忧,也就顾不得什么了,直接问道,“陌儿,如果有一天南国和北国反目了,你该如何自处?”

    “父皇,这个问题就给陌儿独自解决吧!”云陌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他。北昀想了想,云陌是北国的太子,马上就会继承他的皇位,他现在提醒他这个问题是让他不要过分的相信南国的太子,既然他心里有了打算,不问也罢!

    “好,朕不问。”北昀点了点头。

    云陌站起身子朝着北昀行了一礼问道,“父皇还有事吗?如果没有事儿臣就退下了!”

    “怎么,不愿意和父皇闲聊吗?”北昀打趣道。云陌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是今天二皇婶去了安心殿,儿臣素来听说过二皇婶的威名,担心书儿的安心殿不太结实,就想着去看看!”

    “哼,重色轻父的小子!”北昀冷哼了一声,看着云陌眼巴巴的目光,不耐烦的扬了扬袖子,“你去吧!”

    安心殿。

    香木跪趴在地上身子不住的颤抖着。旁边站着的一身素色华服的高贵女子双手插着腰轻轻的抬起脚抵了抵香木的手肘,“小香儿~你为什么每次见到本王妃都这么怕呀!说,你是不是偷本王妃东西了!”

    “奴婢没有……”香木的声音里带着颤音,顿了顿,她忽然十分多余的加了一句,“安王妃,奴婢现在不叫香儿了,公主为奴婢赐名香木!”

    “嗯,这个名字比香儿好听多了!”程文秀点了点头,眼睛里跳动着光芒,“你们公主呢?”

    “公主出去了!”香木还是不敢抬头。

    “公主出去都不带婢女的吗?”与其说她在发问,不如说她这是在兴奋。她从小到大一直都生长在北国,还没有见过别过的公主呢!听说她那个刚找回来的侄儿十分护那个公主,今天她倒是要瞧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儿,竟将她那侄子迷得七荤八素的!

    “去将公主找回来!”程文秀走进大殿,随意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抬眼看时却发现香木没有动静,却比之前抖得更厉害了!

    “砰——”程文秀是学过武的,她这一掌下去安心殿里的一张桌子直接报废了。“怎么,本王妃现在说话不管用了是吗?”其实程文秀也没有生气,只是她觉得这个公主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香木调教得这么听她的话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实际上,她真的想多了!

    香木颤抖着说道,“不……不是……的,是公主……”

    “公主什么呀!给我简短概括的说!”她是一个粗人,最受不了那种绕了几百个圈的话。

    “公主被郡主约去御花园了!”香木眼睛一闭,大声说了出来,竟然发现自己不结巴了。

    “等等。你刚刚说的是郡主?”程文秀吞了吞口水。如果说她是整个皇宫不能惹的存在,那灵儿那个丫头就是整个北国不能惹的存在!

    “对呀!”香木怯怯的抬起头就看见安王妃如一阵风一般的从她的身边掠过并且丢下一句话,“别说我来过!”

    云陌才出大殿,就看见平樟走了过来。因为上次的事情,云陌见平樟办事机灵,就将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做侍卫。

    “太子殿下,南国那边来信了!”平樟走到云陌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云陌看了眼安心殿的方向,丢下一句,“放着!”就要走。平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道,“太子殿下是要去救公主吗?其实太子殿下不用去了!”

    “你这话何意?”云陌转过身来看着平樟。

    “属下刚刚途经御花园,见灵郡主在那里,她看见属下还让属下去安心殿催公主快点到御花园去!”平樟解释道。

    “哈哈,如果二婶知道灵儿在皇宫估计逃都来不及了吧!”云陌开心的笑道,转身走下台阶,“走,回东宫!”

    平樟紧随其后。

    一对巡逻的侍卫经过,领头的侍卫看着平樟意气风发的背影,恨恨的咬了咬牙,轻声骂到,“不过是人家的一条狗,真以为自己翻身做了主子了!”

    身后的人听着他的话纷纷紧张的低下头,这个侍卫长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坏,他们最好屏气凝神,不要在这个时候被他揪出来当受气包!一名站在最末尾一点也不起眼的侍卫也低垂着头,不同的是,他的眼底有阵阵浮动的寒芒。他们怎么会知道,平樟不止不是一个普通的奴才,他还是离宫一个分部的总负责人,在江湖上的地位比这宫里任何的侍卫都要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去了!

    书璃悠闲的踱着步子慢慢靠近坐在秋千架上心不在焉的叶灵儿,突然想起了上次云陌吓她的情景,她轻轻的绕到叶灵儿的身后忽然在她的背后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没想到竟然真的将叶灵儿从秋千上吓掉下来了。

    “灵儿,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以为你知道我在你身后呢!”书璃赶紧扶起叶灵儿,抓起她的手看着她白嫩的手心上轻微的擦伤,手足无措。如果是一般人她也就不会这么紧张了,关键是叶灵儿被北国的皇室养得如同一个瓷娃娃般精致,看到那双瓷白的双手受伤,书璃有种负疚感。

    “我没有事!”连说没事都是心不在焉的,书璃双手扶着叶灵儿的肩将她转过来看着自己说道,“灵儿你怎么了?”

    “啊?”叶灵儿愣愣的看着书璃。书璃感觉她已经不能和自己正常沟通了,就抬眼看着站在一旁自从看见她将叶灵儿“推下来”后一直怒视着她的婢女,无声的问道,“她怎么了?”

    金儿本来在恼怒书璃的行为,但是看着叶灵儿也没有责怪书璃,心里正纳着闷,就看见书璃询问的目光,就不情不愿的说道,“郡主自从回国后就一直这个样子了!”

    书璃想她大概明白了!

    “来,过来——”书璃将叶灵儿重新按坐回秋千上,温声而坚定的说道,“今天,姐姐教你什么叫做放弃!”

    “灵儿,你听我说,沈珏对你的感情一直摇摆不定,他不是没有意识到他喜欢你,只是他对你的感情不够认真,这个时候,你应该学着放弃!”

    叶灵儿终于有了反应,她愣愣的转过头目光疑惑的问道,“可是他的心里不也是有我的对吗?”

    “对!”书璃笑了笑,“但是你能容许他的心里有别人吗?”

    叶灵儿摇了摇头。

    “如果他的心里一直放不下别人,你会一直等到他放下吗?”书璃接着问道。

    “我……”

    书璃看着叶灵儿闪烁的目光,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怕她钻牛角尖。沈珏还是不错的,但是两个人不合适!说到地,叶灵儿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对于初次感情的萌动有着出于本能的执着,但是她还是分不太清什么是执着,什么是喜欢,或者是什么是执着的喜欢。她刚刚的那一下犹豫,证明她自己也在害怕,害怕等得太久了,没有耐心了,不喜欢他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她这种害怕既是对自己的提醒,也是对自己的强迫,强迫她必须应该从一而终的喜欢着他!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书璃轻轻揉了揉叶灵儿的脑袋,离开了御花园。她想叶灵儿来找她之前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只是她没有勇气确定她这个决定,必须由别人说出来!书璃心情轻快的朝着东宫走去。自从北成安排人刺杀的事情解决之后,北昀忽然就对她改了态度,准确的说是不在限制她的自由。(书璃当然知道是看在云陌的面子上啦,她就假装是对她改了态度!)

    “太子殿下,公主来了!”平樟加快一步走到书璃的面前禀告道。书璃怒目看着平樟,前几天还觉得他有眼色,今天怎么回事,不知道她进东宫是不需要通报的吗?非要和她比速度!

    云陌手里拿着书信,轻轻的看着一眼站在书璃身后挤眉弄眼的平樟笑道,“书儿也不要在心里骂平樟了,他身为北国的侍卫总是要装装样子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书璃疑惑的看了看两人,心里已经隐隐的有了答案。

    只见平樟突然跪倒在书璃的面前,激动的说道,“属下平樟,拜见表小姐!”

    只有冷王府和离宫的人才会叫她“表小姐”,她看着平樟眼生,不确定的问道,“你是离宫的人?”

    “是!”平樟回答道。

    书璃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她就说北成的事情怎么会解决得这么快,原来是表哥将离宫的势力转移到了北国!不过提到冷离尘,书璃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颇有点想念他们!

    “如果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他们的近况!”云陌坏笑着点了点自己的脸蛋。旁边的平樟刷的一下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匆忙的说了声“属下告退”就冲出了殿内。

    书璃看着外人都走了,也不害羞的凑过去吧唧一下就亲在云陌的脸上,却没想到云陌一下子就抓住了她,两个人一番热吻以后方才不舍的松开了她。

    书璃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强行忽略自己火辣辣的脸,伸出手摊在他的面前,“拿开!”她的声音有些拔高,仿佛拔高的声音可以弥补她不足的底气。

    “看吧!”云陌颇有信用的将信放到了她的手上。书璃迫不及待的拆开信看了起来,但是一直看到最后一个字,她嘴角的笑容却越收越小,书璃甩了甩信纸,不满的说道,“这都写的什么呀!北成被发放边疆,表哥为了给你报仇时不时的暗示边疆的将领派兵去骚扰他,让他没有闲散的好日子过……可是表哥还是没有说他的近况呀!这个什么北成我一点都不关心好吧!”

    云陌没有说话,只是以一种奇怪的笑容看着她。书璃突然醒悟过来,冷离尘千里寄这种邀功似的开玩笑的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是经常通信的!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