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139章 那孩子叫她妈妈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樊思荏目送童佳欣离开,同样拿了一份案卷文档,坐回自己的座位自己浏览着。

    五年前,b区的案子确实跟最近一个月的相似,都是没有特定的时间,地点,以及拥有共同点的对象。

    “除了年纪相仿,都是独居的年轻女性,真的就再没有其他相似点了。这样的范围真的很大,都不知道这个犯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要是知道犯人想的,我们早就抓到他了。”赵民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觉得这个犯人选择猎物的标准是随机的,只要长得好看,就可以。”

    “那也不是吧。”钱森提出反对观点,说,“就那个陆晓慧,我之前去她公司,询问了跟她要好的同事,人家长得可比陆晓慧好看多了,也是独居女孩,上下班很多时候都一起走的,为什么不选她呢?”

    “是哦,那个陆晓慧的好朋友,确实要好看一点。”赵民生点了点头,另一个女的,自己也是见过的,确实好看,跟明星似的。

    “也不尽然吧。”小电脑笑了笑,说,“你们是只知其一未知其二,被女人的外表迷惑了。”

    “你又知道了。”赵民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樊思荏却很是好奇地问道:“什么意思,你看出什么他们没看到的事情了?说出来听听。”

    “喏,这个朱莉莉,虽然长得好看,但是是整容的,人家陆晓慧是原装的。而且,朱莉莉的私生活比较乱,陆晓慧却出了名的洁身自好。”

    樊思荏听了这话,蹙眉道:“等一下,你们说,这会不会就是犯人选择猎物的标准?”

    “原装货?”小电脑接了一句。

    “对。”樊思荏点头,看着另外两个人问道:“你们觉得呢?”

    “确实,有这个可能。”赵民生想了想,说,“我们把其他女孩子的情况都查一下,这说不定就是个突破!”

    “嗯。”四个人立刻着手调查,发现除了五年前b区的三起案子,最近发生的十起失踪案,女孩子都是没有过整容史,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的。

    “看来,真的是思荏说的那样,犯人不是没有选择标准,而是这个标准,在我们当今社会,其实是被忽略的。”赵民生总结了一下,说,“看来,我们这个发现,是个不错的突破,可以汇总给简sir和余sir。”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倾向于给小童一个比较清纯的工作,让犯人可以更早注意到她。”

    “什么?”

    “幼教。”樊思荏找来地图,在余洋圈定的区域范围内,又圈出一个星级幼儿园,“这里,刚好在犯人进行活动范围内,每天正常的上下班,逛超市,商场,回家做饭,应该很容易引起犯人的注意。”

    “似乎是个不错的想法,但是要让两个老大同意才行。”小电脑认可这个提议,撇了撇嘴,朝着简单的办公室努了努嘴。

    樊思荏会意,起身道:“我去找简sir说。”

    “等一下。”钱森阻止了樊思荏,略带疑惑道:“按照老章的意思,五年前b区三个案子,跟最近的十起案子是同一个犯人所为,为什么那三起,没有这个要求呢?”

    “这点,还真说不好。”赵民生蹙眉想了想,说,“如果真的要找个理由,我觉得是犯人对猎物的要求升级了。”

    “你的意思是,犯人进化了。”钱森略显迟疑的看着他。

    赵民生点头。

    小电脑沉沉叹了口气,总结道:

    “那想抓住这个罪犯,就不那么容易了。他的犯案手法进化了,反侦察的能力,也可能进化了。我们面对的或许是个高智商罪犯。”

    “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想办法逮捕他。”樊思荏做警察的目的,就是惩奸除恶,维护社会治安。

    所以,不管案件多棘手,都必须全力以赴。

    “说得好,思荏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给我们振奋了气势。”赵民生给她竖起大拇指,指了指简单的办公室,说,“不过,简sir那里,你去说。”

    他们几个大男人,都怕跟简单说话,主要是一言不合,就会动手,每次谈完出来,后背就疼得厉害,多发生几次,都感觉会有内伤。

    樊思荏冷眼扫过面前的三个大男人,转身走去简单的办公室。

    她正想敲门,章国栋就开了门,看到樊思荏,微微点头,脸上的神情跟平时完全就判若两人,简直就是在办公室里练就了洗髓经,各种脱胎换骨了。

    “思荏?”

    办公室里,简单看樊思荏站在门口,表情略有疑惑。

    “到!”

    “你找我?”简单走到门口,往外面看了一眼,关上门:“进来吧。”

    樊思荏立刻走进办公室,坐下。

    简单看她手里拿着案卷文件,问道:“是有什么新发现吗?”

    “嗯。”樊思荏点了点头,把他们的发现告诉了简单。

    “还真是。”简单听完了樊思荏的陈述,单手摩挲着下巴,表情有点凝重。

    良久,他才回神,对着樊思荏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我会跟余sir商量这件事的。”

    “好。”樊思荏起身往门口走去。

    临开门前,她停步转身,很是八卦道:“对了,简sir,洁姐昨晚跟小起,没事吧?”

    “我不知道啊。”简单愣愣地看着她,眼神很无辜,“能有什么事?你觉得那个小白痴,能把简洁怎么样?”

    “那不是双重人格嘛,另外那个人格,说不定挺厉害的呢。”樊思荏心里其实一直挺怕遇到这种双重人格患者的,因为你不知道他隐藏的人格都是怎么样,有没有攻击性。

    可是,就昨晚看着小起和另外那个阿衍的样子,似乎都不是那种破坏性人格。

    所以,简洁等于是同一时间,跟两个不同性格的男生交往,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就简洁那个样子,十个纯爷们都未必顶得上她一个人。我可不认为哪位小白痴的祁三少能把她怎么样,把她人家怎么样,倒是可以脑补一下。”简单说到这里,眼里流露出淡淡的嫌弃。

    樊思荏看着他的表情,不禁轻笑出声,干咳了两声,说,“简sir,你这话要是让洁姐听到了,她得废了你。”

    “哎,这可是我随便说说的,你可不许出卖我!”简单连忙给出警告。

    “yes,sir,保证闭紧嘴巴。”樊思荏向他敬了个礼,开门离开办公室。

    简单在她离开之后,又看了会儿桌上的案卷文档,拿起座机电话,给隔壁组余洋打了过去。

    “余sir,午饭过后,我去你办公室,谈一谈这次的失踪案件。”

    “好,午饭后见。”余洋挂了电话,心里其实一直都对简单不太服气。

    两人年纪相当,也都是重案组督察,偏偏简单的名声要比他响亮的大多。

    谈到警局破案神探,别人第一个说起的必定是简单,都不知道同样的破案率,自己到底比他插在什么地方。

    下午,简单和余洋重新商讨了一下案件,想要暂缓放蛇行动,再次评估罪犯的精神情况,以确保童佳欣的安全。

    可是,余洋却不接受这个提议。

    他觉得如果再不遏制犯人,就造成社会恐慌。

    这个责任和压力,他一个小小督察承担不起。

    “余sir,我并不是要你取消放蛇行动,而是觉得这个犯人可能是个有心理疾病的罪犯。如果是这样,他就是个极度危险的角色,冒然用女同事做饵,很可能会将她陷入危险中。”简单想请心理师针对犯人挑选猎物的条件,进行分析,最好可以做出一张犯人的侧写。

    “既然不是要取消行动,那么早一点还是晚一点,根本影响不到全局。”余洋坚持己见,说,“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掌握罪犯本身,就童佳欣的能力,我相信她可以自救,并且很好地控制住罪犯。”

    “余sir!”

    “简sir,这次的行动,我才是最高指挥官,你们一组只是辅助我们的工作,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如果不能配合,我将向上头申请,暂时调离你的职务,安排别的同事过来暂带一组。”

    ……

    简单当然不可能让别人来带领自己的组员,拧着眉叹了口气,说,“好,就听你的不延迟行动,但是童佳欣必须以幼教的身份吸引犯人,这点请务必听我的。”

    余洋看他有所妥协,自己也就稍微退了一步,“行,这点就听你的。我会让人安排童佳欣进入‘蓝天幼儿园’的。”

    说完,他合上了文档,对着简奕说道:“现在,事情谈完了,麻烦你离开我的办公室。”

    简单都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起身离开。

    他轻轻关上门,向二组的其他成为礼貌地颔首,抬脚往隔壁走。

    童佳欣看着他略显冷沉的脸色,连忙跟了出来:“简sir,是不是我们老大跟您有什么地方意见相左了?”

    “没有。”简单摇了摇头,看着她左手腕上的卫星跟踪手表,说,“记住,之后的每天,哪怕洗澡的时候,都不可能把手表摘下来。”

    “啊?洗澡都不可以?”童佳欣愣了一下,脸颊不自觉地红了。

    “嗯,不可以。”他点了点头,说,“手表是防水的,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一定要特别小心。”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童佳欣感觉到他的关心,脸颊微微泛红,很乖巧地做了保证。

    简单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道:“那我回办公室了,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

    “好!”童佳欣开心地不得了,黑亮的杏眸灼亮,流露着明显的笑意。

    简单回到自己一组的办公室,就见樊思荏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说,“行动继续,只是身份变成了你说的幼教。”

    “为什么不能迟一点再安排呢?”樊思荏觉得如果犯人是个反社会的,那就相当危险了。

    “因为余sir不希望再出现别的失踪者。”简单只能这么说,毕竟大战之前,军心很重要,他不能说自己不支持,来动摇两组人的军心凝聚力。

    章国栋听着简单的话,长叹了口气,说:“那就要特别小心了。”

    “对,”简单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所以盯梢的时候,我们要特别谨慎,一定要大兴十二万分的精神,确保同事的安全。”

    “yes,sir!”

    他们几个异口同声地答应了,一下子士气高亢,振奋人心。

    简单看着他们的样子,原本心里的阴郁一扫而空,笑了笑,说:“那么今天下班之后,早点回家休息,之后我们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说着,他又朝着樊思荏挥了挥手,让她跟着一起进了办公室。

    “简sir,你找我,什么事啊?”樊思荏略带不解地看着他。

    简单给她冲了一杯咖啡,说,“有件事只有你能办。”

    “什么?”

    “回家之后,把案件透露给老三。”

    “简sir,随便泄露案子内容或者紧张,是要挨处分的!”樊思荏可不敢这么做,连忙拒绝了他的要求。

    “放心,老三的保密工作很好,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简单就是想要知道简奕对案件的分析,有时候简奕身处在案件外,看得比他这个当局者更清楚。

    “为什么?”

    “为了更好的把握罪犯,保护好你的好朋友。”简单认真回答。

    “简奕有这么强吗?”樊思荏嘟着嘴,表情不以为然。

    “上个案子,如果没有老三的点拨,你可能破案吗?”简单太了解樊思荏的水平了,如果没有简奕,她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速,又顺利破案的。

    “靠,简sir,你就这么损你的下属吗?怎么说,我才是你以后的左膀右臂吧?”樊思荏绷着脸,心里很不高兴。

    简单笑了笑,说,“事实如此。你呀,就该跟老三好好学习一段时间,多累积办案经验,等到可以独当一面了,自然就可以不用再找老三说案子了。”

    ……

    樊思荏无语地瘪着嘴,心里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简奕的罗辑思维确实要比她清晰很多,想到的东西也比她全面。

    就他对刑侦学的把握,说以前没想过当警察,她都不信。

    想到这里,樊思荏突然开口道:“简sir,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简奕小时候的志愿就是做医生吗?”樊思荏想简奕不记得的事情,简单作为他的亲哥哥,应该会了解。

    “怎么可能!”简单直接否认道,“如果他小时候就说自己要做医生,我老爸早就把他关进部队了。”

    “那他什么时候才决定做医生的?”樊思荏觉得有戏,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问道。

    “他什么时候都没决定过。”简单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说,“他到了国外上大学,都是修的犯罪学。可是毕业了,突然就成了临床研习医了。”

    “啊?那是怎么回事?”樊思荏想不明白了。

    “就是说,他直接修了两门课,而且都学得非常出色。”简单说到这里就来气,忍不住吐槽道,“那小子一直就是个怪胎,看什么都可以过目不忘。智商估计有180。”

    ……

    樊思荏无语望天,小声评论道:“也就是说,他就是传说中的天才。”

    “哎,就是这样喽。”简单长叹了口气,想了想,说,“不过,以他这个模式来看,他决定做医生的想法应该很早就生成了。只是,他了解父亲的脾气,才一直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直到去了m国上大学,脱离了父亲的管制,才一下子昭告天下。”

    顿了顿,似乎是回想起了那时候的情况,啧啧道:“你是不知道,当时他公布自己是心外科研习医的时候,父亲都暴走了,恨不得立刻派人到m国,把他逮回来。”

    “然后呢?”

    简单靠向椅背,有些释怀,道,“然后是秀姨劝阻了他,说可能是因为我们母亲的事情,才让他决定做医生的。”

    “你们母亲是怎么了?生病吗?”樊思荏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很是好奇地看着他,打听道。

    “嗯,心脏病,很严重的那种。当时阿奕很小,也就五岁左右吧,说什么要去山里找神丹妙药救母亲,结果还被毒蛇咬了,发了好几天高烧,都把父亲急死了。”

    “他真的被毒蛇咬了?”樊思荏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接着问道:“是在缘岐山里吗?”

    “你怎么知道?”简单很是意外的看着。

    “唔,没有。”樊思荏摇了摇头,表示道,“是简奕告诉我,你们以前住的地方,离那座山很近。”

    “对,”简单点了点头,说,“反正阿奕小时候很受宠,尤其是母亲特别宠他,所以在母亲去世之后,他才变成了现在这种冷漠的样子。不愿意搭理人,跟谁都不亲近。”

    说到这里,简单垂眸,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可是,我知道,他只是不想跟人有太深的关系。因为他太重感情,太害怕失去。所以,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用冷漠面对所有人。希望大家都可以对他敬而远之。”

    樊思荏认真听着简单的讲述,对简奕的经历,莫名感到心疼,眉心不觉皱了起来。

    “好了,不说他了,再说下去,他知道的,真的会拿刀砍了我。”简单深吸了口气,笑了笑说,“言归正传,你晚上一定要找他谈论案情,让他找出一些可寻的蛛丝马迹。”

    “行,我知道了,我会尽量的。但是,他那个臭脾气,我可不保证一定能够收获成效。你也知道的,我是很容易惹他生气的。”

    “放心,他对你,那哪是生气,根本就是甜死人的打情骂俏。”简单在樊思荏和简奕的事情上,是个局外人,所以旁观者清。

    “简sir,你胡说什么呢!”樊思荏连忙开口反驳,一脸嫌弃道,“什么打情骂俏,还甜死人?!你真是恶心到我了!”

    “好好好,我说错了,恶心到了你了,我不说了,行了吧。”简单看出她是女孩子,脸皮薄,被说了不好意思,立刻闭紧了嘴巴,下达逐客令,“没什么事,就请你出去吧,我要打报告了。”

    ……

    樊思荏冷眼看着他,尴尬地撇了撇嘴,起身离开。

    她才走到门口,突然又折回到办公桌前。

    简单看着她的样子,莫名紧张起来:“喂,都说不说了,你又想干嘛?”

    “拿咖啡!”樊思荏端起咖啡杯,说,“这可是简sir亲自为我冲的,绝对不可以浪费!”

    接着就听到“啪”的一声关门声。

    简单看着她出去,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笑出了声。

    “果然这世上的男女相处,都是一物降一物。”

    樊思荏回到自己的座位,端着咖啡慢慢喝着,心里想的是简单刚才讲述简奕的那番话。

    原来,他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是他的保护色,就为了不让自己不跟别人产生太多的交集,不想最后失去的时候伤心,所以才要故意疏远身边的人。

    “真是傻瓜,就这种情商,还天才呢,白痴一个!”樊思荏不禁小声嘀咕,嘟着嘴喝着咖啡,表情有点小俏皮。

    对坐,小电脑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笑道:“哎哟,说谁呢?还一脸小幸福的样子?你老公啊?”

    “去去去,什么老公啊?”樊思荏的脸颊刷的红了,连忙否认道,“我才没有老公呢!”

    “哇哦,对我小电脑周佟,你还保密个毛线!”小电脑皱了皱鼻子,大声爆料说,“你老公是个心胸外科的医生,也是简sir的亲弟弟,叫简奕,你们才结婚不到两个月,对吧。”

    ……

    樊思荏尴尬无语,咬着牙狠狠瞪着他。

    这时候,赵民生开口道:

    “思荏,你在周佟面前就别隐瞒了,他喜欢把新入职的女同事,底细查个清清楚楚,就差女同事们组团告他侵犯隐私了!”

    “小电脑,你真是太没水准了!”樊思荏气鼓鼓地瞪着他,抓起手边的圆珠笔,就朝着他丢了过去。

    “啪”的一声,准确打中了他的脑门。

    “哎呀,干嘛呀,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说要查的,他们三个也怂恿我的!”小电脑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指着在场其他三个人数落起来。

    “诶诶诶,这可是你一个人决定的,与我们无关!”章国栋连忙举手澄清道,“我是有家室的人,可不会对他们这些小姑娘感兴趣。”

    “靠,老章当时叫查的最起劲的就是你,现在东窗事发,跟我赖账是吧?”小电脑不答应了,抓起手边的笔筒,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丢向章国栋。

    旁边,钱森和赵民生也连忙撇清关系。

    赵民生笑呵呵地表达说:“思荏,真的只是小电脑一个人的主意,我们都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

    “对对对,跟我们没关系。”钱森憨憨地帮着附和。

    小电脑一时间成了众叛亲离的角色,心里气愤,但多半还是跟他们闹着玩的,拿着各种东西,追着打闹。

    樊思荏看着四个人乱成一锅粥,原本还绷着的脸,忽然就松了下来,不禁大笑出声。

    “哈……打打打,快点打。”她很乐意看男生打架,尤其是这种都有点身手,又感情很好的兄弟之间的打架,真的有点啼笑皆非。

    他们的吵闹声惊动了里面办公室的简单。

    “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他开门,怒声喝斥,立刻就让整个办公室变得安静下来。

    小电脑一手抓着钱森的领子,一手拿着文件夹,正想打他的头,此刻就停顿在半空中,彼此的表情有点尴尬,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不快点放开!”简单看他们没有动弹,再次开口喝斥。

    在场所有人立刻松开手,放下手里的东西,立正敬礼:“yes,sir!”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上班时间,打打闹闹成何体统?!”简单大步走到他们面前,冷眼扫过面前的四个人,又看了樊思荏一眼,说:“全部都太闲了,没事做是吧?给我把整本警察手册抄写十遍!”

    ……

    “啊?”小电脑刚发出微词,就听简单再次开口:

    “20遍!”

    ……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连气都不敢出一声。

    樊思荏看着众人委屈的样子,深吸了口气,说“报告简sir,我觉得大战在即,不应该让我们在抄袭警察手册上耽误时间,该让我们把更多的精力用在破案上。至于抄袭的惩罚,应该执行,但是该用在打闹事件的罪魁祸首身上。”

    这话,让除了小电脑之外的三个人拍手叫好。

    “思荏,做人要厚道,可不能这么害我!”周佟苦着脸央求着。

    樊思荏却撇了撇嘴,面无表情道:“我没有害你,是你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

    小电脑连忙看向其他人,卖兄弟人设道:“别这样,你们不会这么没义气吧?”

    另外三个,面面相觑,显然不打算理他。

    周佟感觉自己结交了一帮假兄弟,只想哭晕在厕所。

    简单冷眼看着面前五个人的表演,再次开口:“好,既然有罪魁祸首,那么周佟你把警察手册抄20遍,交给我!”

    “不要啊,简sir,这件事真不是我一个人闹的。”小电脑还想解释,简单却不听了,冷声道:

    “不用解释了,你私下调查女同事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只会愈演愈烈。”

    此话一出,小电脑顿时蔫了,抿着唇,撇了撇嘴,不再做任何辩解。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其他人回自己的座位,继续调阅案卷。”简单的火气稍微缓和了一点,用极为严厉的眼神瞥了樊思荏一眼,不许她再胡闹。

    樊思荏低下头,暗暗吐了吐舌头,慢慢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同样的,小电脑也坐回自己的位置,刚好就在樊思荏对面,狠狠瞪她一眼,傲娇似的别过头,不再理她。

    樊思荏知道他生气,可是在私下调查个人隐私的事情上,他确实错了,既然是执法人员,就不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所以,小小惩罚等同激励,是应该的。

    不过,就这次小风波之后,时间似乎过得挺快的,不知不觉已经是下班时间。

    樊思荏看着其他几个有车人士,已经各自离开,整个办公室就剩下她,小电脑和简单三个人了。

    简单正常都要到很晚才离开,小电脑则是因为还在抄警察手册。

    樊思荏看了看时间,凑到他面前,说,“饿不饿,要不要吃个手抓饼?”

    “哼。”小电脑气还没消,别过头,不理他。

    “呐,是你自己不要吃的,我就只买我一个人的份了。”说着,她就起身往门口走。

    “等一下!”小电脑拧着眉,眯着眼睛,看着她,说:“你怎么还不回去啊?”

    樊思荏撇了撇嘴,态度有点嚣张,道,“等着人来接呗。”顿了顿,挑眉问道,“你到底吃不吃啊?”

    “你请客,我就吃。”他微微昂着下巴,抬高了姿态。

    樊思荏笑了笑,说,“行,我请你。”

    说完,出门往餐厅走去。

    没过多久,她就买了手抓饼和咖啡上楼。

    一份给了小电脑,还有一份送到了简单的办公室:“简sir,饿了吧,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

    简单看到她还没走,蹙眉道:“你怎么还不回去。”

    “某人让我等他的,所以嘛,他没到,我可不敢走。”樊思荏无奈地撇了撇嘴,把吃的放到他的桌上。

    简单轻挑着眉梢,好笑地数落道,“你傻啊?给他打个电话呀。”

    “不要。”樊思荏努了努嘴,表情很是嫌弃。

    “干嘛?老三又得罪你了?”简单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哪天不得罪我啊?”樊思荏没好气地撇了撇嘴,指着桌上的东西,说,“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我先出去了。”

    “好,谢谢。”简单点了点头,看着樊思荏离开之后,先拿了袋子里的咖啡,接着就给简奕打了个电话。

    “喂?”简奕显然连来电显示都没有看,低低地应了一声。

    “喂什么呀,你要晚来,也该给思荏打个电话说一声吧,就让她在办公室里干等着?”简单直接就是一通喝斥。

    简奕那头,略微沉默了片刻,才道:“有事忙,晚点我会给她电话的。”

    说完,也不管简单是不是还要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喂?”简单沉着脸,表情很是无语,起身走到窗口,微微掀开一点百叶窗,查看樊思荏的情况。

    只见她拿了背包,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哟嚯,臭小子,你家小媳妇生气不等你了,看你怎么办。”简单这话多少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立刻走到另一侧的窗前,看着楼下警局大门口。

    樊思荏才刚走出警局一楼大厅,就见门口有人从一辆白色跑车里下来。

    林子凡快步来到樊思荏面前:“思荏,下班了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家。”樊思荏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有点尴尬。

    林子凡料到她会拒绝,低头笑了笑,神情略显苦涩:“不是说,分手还是朋友吗?”

    “是啊。”

    “那么朋友路过,送你回家,没什么问题吧?”林子凡就用了“好朋友”的人设,心里知道,这样一来,樊思荏就没办法拒绝他的好意了。

    果然,樊思荏虽然有所迟疑,但看简奕还没来,也没有电话给她,便点头答应了:“好,那先谢谢你了。”

    “既然是好朋友,用得着这么客气吗?”林子凡扶着她的肩膀,和她一起往门口走。

    樊思荏却微微避开,尽量跟他保持了朋友的距离。

    林子凡看着她的动作,眉心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帮她开了车门。

    樊思荏坐进车里,对着他说道,“我想先去一下超市。”

    “好。”

    林子凡开车离开,先送她去了超市。

    熟不知,此刻简奕的车子刚好到达警局门口,眼看着樊思荏上了林子凡的车子。

    他心里是非常生气的,沉着脸不发一言。

    照着以前的习惯,他一定会开车尾随的,但是这次他不愿意这么做,直接就开车回了别墅。

    樊思荏到超市,买了一些当天熟菜和水果,另外还买了一个草莓慕斯蛋糕,两瓶果酒和三瓶鲜榨橙汁。

    林子凡看着她选购的东西,知道她是有什么事情要庆祝,可是对象显然不是自己,脸色隐约有点难看。

    “好了,走吧。”樊思荏看自己要选的东西都衙了,就往收银处走去。

    林子凡紧跟在她身后,直到结完账到了停车场,才开口问道:“买这么多东西,是有什么要庆祝吗?”

    “嗯。”她点了点头,上车后,说:“去‘泰恩福利院’。”

    林子凡愣了一下,转头看着她,“泰恩福利院?”

    “是,有个小朋友今天生日,我得去帮他过生日。”樊思荏解释了原因。

    林子凡这才意识到,她不是要跟简奕庆祝什么,而是要帮孝过生日,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发动引擎:“坐稳了,走了。”

    樊思荏没有说话,看着手上抱着的蛋糕,心里有些懊恼自己忘记了这么重要的日子。

    如果不是院长打电话给她,她真的就忘记了。

    果然,还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让她有点身心俱疲。

    身旁,林子凡时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的看着她,心里虽让人纳闷,却也没有多问。

    大约半小时后,他们到了“泰恩福利院”。

    院长elsa接到了樊思荏的电话,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一看到车子停下,立刻迎上前:“樊小姐,你可来了,小仙都闹脾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最近事情太多了,真的忘记今天是小仙的生日了。”樊思荏连忙向她道歉,拎着自己再超市买的东西,跟着院长一起走进福利院。

    三人一起来到餐厅,很多孩子都在乖乖吃着自己的晚餐,只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男生,面对着墙壁坐下,样子似乎很不开心。

    院长elsa想过去叫他,樊思荏连忙拦住,摆了摆手,用唇语说:我去。

    她蹑手蹑脚地来到小男孩身后,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

    小男孩欢喜,立刻抓着她的手,转身抱住她:“妈妈,你总算来了!”

    ……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