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0396章 女人,试探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浴室,秦琴裹着浴巾掀开幕帘,一边盘着头发一边走进去。

    热气翻腾,围绕在身边暖洋洋的,秦琴舒了一口气,说不出的放松。

    睡不着的话就泡泡澡,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这是莫大的享受,对于女人来说,上到几百岁,下到五六岁,都不会抗拒这种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随手拿起一个琉璃盏,秦琴缓缓进入汤池,褪下身上浴袍之后靠着暖玉,纤细手指夹着透明琉璃,中间有晶莹如宝石的液体缓缓晃动着。

    “舒服~”

    被热水包裹着,秦琴感觉师父带给她的不快全都离她远去了。

    只是……

    秦琴放下琉璃盏,眯起眼睛,看着自己对面的少女。

    “师姐,你怎么也没睡?”

    是沈归,她也在泡澡,而且看她浑身通红的模样,应该待了有一会了。

    “……”沈归仿佛没有听见秦琴的话,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见沈归不理会她,秦琴声音往上提了几分。

    “不仅没睡,而且还在看书……你真的是我师姐吗?”

    “师妹,我在看剑典。”沈归抬头瞥了秦琴一眼,蹙眉。

    “我知道,也就这种东西你能看得进去了。”见状秦琴撇嘴。

    要知道,沈归是一个修炼狂,并且不爱学习文化知识……至少看书什么的沈归很少去做,秦琴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徐徐经常会出现在各层登灵台,沈归需要找到她挑战的话,估计也不会进书苑。

    “剑典,什么剑典啊?是师父闭关创出来的新东西吗?”秦琴来了兴趣,挪动身子靠近沈归,与她并排坐,侧着头去看沈归手中的书。

    两人靠的非常近,不过沈归没有任何反应,她们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只是正在看书被打断有些不太舒服。

    热气蒸腾并没有影响秦琴的视线,她看着沈归正在看的那一页,轻声念读。

    “灵剑入门,剑典心法,外剑经「承」、「合」、「洗」、「御」,内典经「静」、「守」、「虚」、「无」……”

    秦琴看着看着,失去了兴趣。

    她当初修炼武魄虽然走的是咒法的路子,但是对于剑道也有一点粗略的了解,毕竟自家师姐学的就是灵剑,耳濡目染之下也有了几分眼力。

    “只是一本用来打基础,教初学者如何吐纳和挥剑的法子……师姐你用得着看这么认真?”秦琴说着,眸子一亮,重新起了兴趣,眼里都是好奇。

    如果是高级剑典她看一眼或许就不在意了,但是强如沈归,大半夜泡澡的时候看初级基础,要说不感兴趣是不可能的。

    “这种东西,师姐十几岁的时候就精通了吧?”秦琴瞪着眼睛看着沈归,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丝毫看不出来她们在不久之前还打过一架,秦琴更是被沈归割的遍体鳞伤。

    如果现在的模样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是亲密无间的姐妹呢,而了解两人的大概会认为这是表面姐妹,塑料情谊。

    然而实际上,两人的感情非常的好,只是偶尔秦琴会单方面会闹小脾气,然后沈归并不会惯着她,所以经常会发生冲突。

    等到秦琴不再闹性子而亲近沈归的时候,两人的感情就会非常好,只是大部分时间的秦琴对沈归的态度并不是那么好。

    沈归没有回应秦琴,默默合上书册,随手丢到架子上,身子下沉了几分。

    “切,没意思。”秦琴撇嘴,扭过头,稍稍靠着沈归的身子,眯着眼睛休息着。

    “……”

    时间渐渐过去。

    两人都在享受着这短暂的静谧时刻,也就在这种时候,两人真的像一对亲姐妹,或许当没有穿衣服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被拉近一些。

    感受到秦琴靠在自己身上,沈归默不作声。

    她的体质是冰属性的,而且因为个人习惯,她在泡澡的时候会控制住自己的灵气,从而让身体保持高度敏感。

    沈归对温度的变化的感受比陆绫还要细腻一些。

    此时的沈归因为泡了很久,从头到脚都呈一种诱人的绯红色,只是因为冷漠的表情让她看起来生人勿进。

    但是她依旧比平时要温暖很多,不然秦琴也不会如此的亲近她了。

    汗水。

    现在的沈归称得上香汗淋漓,黑色短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说不出的美丽。

    ……

    ……

    “……”

    陆绫的事情应该解决了。

    看着秦琴放松的模样,沈归估计她知道了陆绫和东方师叔之间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不然以自家师妹的性子,估计杀人的心都有了哪里还会有泡澡放松的心情。

    要知道东方怜人可是有不在场证明的,不过徐徐将烂摊子甩给她,她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向自己师妹解释,索性也就不解释了。

    现在秦琴能自己想明白自然最好。

    “呼……”

    呼出一口热气,沈归撩起脸侧湿漉漉的头发,将其搂至耳后,整个人散发着一点点奇怪的气息。

    秦琴靠着沈归,偷偷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翘起嘴角。

    自家师姐……只是看起来冷而已,实际上还是很温和的,而且……

    哼。

    她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样貌比不过沈归的。

    突然的,秦琴身子移开了一点,擦拭着身子,然后漫不经心的道。

    “师姐,那本剑典……是给阿绫准备的吧。”

    初级剑典,秦琴思考了一会,只可能是给陆绫准备的。

    “……恩。”沈归点点头,没有去说什么。

    如秦琴所言,她确实在挑选适合陆绫的剑典,而刚才那本剑典是她觉得比较好的,之所认真的看,是在“备课”。

    沈归对陆绫修行的进度非常的关心,毕竟陆绫是她遇到的唯一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姑娘,沈归现在就等着教陆绫剑道了,希望陆绫有一天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对手。

    以她对陆绫和李竹子的了解,陆绫的文魂学习差不多已经到了尽头,而且这丫头的文魂出了问题,短时间没办法修复的话,往下修炼就失去了意义,所以李师自然会让她开始下一步的修炼。

    沈归要做好准备,第一时间训练陆绫。

    等到陆绫下山归来之后,她就要开始武魄的修炼了,沈归已经凭借着刚才那本剑典给陆绫定制了一大堆魔鬼训练。

    至于陆绫会不会抗拒……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如果陆绫反抗,她就打到陆绫不反抗为止。

    在沈归心中,现在的陆绫显然是没有和她讲道理的资格的。

    沈归会听师叔师伯的话,新一辈,有资格和她平等对话也就只有徐徐。

    那个和光同尘,总是叫着她“阿芙”的少女,才是她真正的对手,但是她并不满意,因为徐徐不是剑修。

    而陆绫的剑道天赋是她见过的最好的……沈归对陆绫抱有极大的期望。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看到陆绫,沈归就有一种,这个女孩子是为了剑而生的,是天生的剑主。

    归来剑。

    沈归没有告诉过别人。

    与她血脉交融的归来剑,在遇到那个苍白的、惨兮兮的少女之时,表现出了愤怒与臣服。

    对伤害陆绫之人的愤怒,对苍白少女的臣服。

    她的归来剑虽是凡铁,但是有她的精神加持,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人都不会退缩,却唯独对陆绫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沈归知道,她的剑在爱慕陆绫。

    对,就是爱慕。

    归来剑尚是如此,沈归有理由相信,所有的灵剑对陆绫都是一样的感觉。

    这样的女孩子,不学剑却去学医……怎么行。

    所以就算是打服,她也要让陆绫听话,然后变成一个强者,作为李师的学生,被李师当做女儿看待的陆绫,绝对不会是弱者。

    因为她不允许。

    这就是沈归,从不在乎陆绫的想法,所以她绝对不算是一个好的“朋友”。

    ……

    在沈归承认剑典是给陆绫准备的之后,气氛就稍稍有一些尴尬了——对秦琴来说。

    浴室内很安静,只有两道轻微的呼吸声。

    沈归很放松,绯红蔓延至眼角,锋芒尽数收敛,看不出一点霸道模样,倒是秦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看着沈归发呆,心里算计这什么。

    “嘛,阿绫的天赋很不错,我觉得师姐你应该不会太废力,我教她的乐理也都是一遍过。”秦琴拿起琉璃盏,放在嘴边呡了一口,顿时汤池内果香四溢。

    果酒。

    沈归轻轻蹙起了眉。

    她不喜欢自己的师妹喝酒,虽然她觉得那个喝醉了之后很安静的秦琴还不错,但是直觉告诉她,秦琴保持在那个样子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罕见的,沈归开口了。

    “少喝点。”

    ……

    秦琴没有意外,晃了晃手中琉璃盏:“果酒,不会喝醉的,师姐你放心吧。”

    沈归没有回应,不过看她的表情不是很满意。

    自家师妹她清楚,虽然是果酒但是只要秦琴想醉就会醉,她们可是修仙者,如果不想喝醉,凡间的酒是无法影响身体的。

    而秦琴喝果酒也不是没有喝醉过。

    “不许喝醉,明白吗?”这次,沈归是用命令的口气。

    “真是的,我知道了,不喝醉就不喝醉。”秦琴看着沈归身上一闪而过的剑气,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一个激灵之后猛地点点头。

    因为陆绫受伤就算了,为了一些果酒被划伤可就是得不偿失了,再说了她很怕痛的。

    “我就当做饮品尝尝,师姐你不觉得泡起来很闷吗?”秦琴看着颈间滑下汗珠的沈归,有些鄙视的看着她。

    泡澡的时候喝一些小酒或者吃一点水果,两种幸福叠加起来是更大的幸福,这一点她师姐从来感受不到,就算会吃点东西,那也是沾她的光。

    一个人的时候,沈归通常都是发呆,硬泡,那个香汗淋漓的模样,每次秦琴看了都觉得她不是泡澡,而是在受刑。

    还说自己的红漆回廊是多此一举……没有情趣的女人。

    不会享受的生活的沈归,秦琴看不起她。

    “……”沈归无视了秦琴的视线。生活习惯不同,她没什么好说的。

    这时候,秦琴将琉璃盏递到沈归面前。

    “师姐,帮我冰一下,我想喝冰的。”

    “……”沈归看着秦琴的眼睛,有些不解。

    “师姐,我想喝冰的,帮帮忙嘛。”秦琴重复了一遍,虽然没什么情绪波动,不过却给人一种在撒娇的错觉。

    “……”移开视线,沈归指尖凭空出现了几个散发着寒气的冰块,屈指将其弹入琉璃盏中。

    “谢谢师姐!”秦琴很高兴,小口喝着冰酒,冰凉入喉,酸甜可口,这让她整个人都振作了一些。

    一杯酒下肚。

    秦琴两颊飞起了几片红云。

    这可不是醉的,她还没有当着沈归的面挑衅她的胆量。

    不是醉的,也不是和沈归一样热的,那么自然是羞的。

    冰凉的、甜甜的……

    师父描述的阿绫的味道,不就是这样吗?

    只不过,这果酒是黄桃味的,不知道阿绫是什么味道的?

    总不会是奶香味吧。

    一想到陆绫被沈沧海占了便宜,秦琴就不太舒服。

    咂咂嘴,她看了一眼沈归。

    师姐还是宠着自己的……只是不知道,她的底线在哪里。

    “师姐?”

    沈归闭目养神。

    “师姐?你看看我?”秦琴充分发挥话痨本质。

    “……”

    “师姐?”

    无论秦琴怎么叫,沈归都是一个样子,看起来,她被秦琴弄得有些烦了。

    秦琴想了想,微笑,淡淡开口。

    “阿芙?”

    语气语调都和徐徐有八分相似,作为一个化虚境的修士,模仿徐徐还是做的到的。

    “……”

    沈归表面依旧没有反应,不过秦琴知道,她师姐开始听她说话了,因为在她“阿芙”两个字喊出口的时候,脊背一凉。

    感受到了一股杀气。

    不过她并不害怕,晃了晃琉璃盏,不多的透明液体轻微晃动着,秦琴低头去看。

    酒中映着她自己的眸子,情绪有贪婪,也有嫉妒。

    抬头,似是漫不经心的道。

    “师姐,把阿绫让给我呗。”

    说完,秦琴抬头,将酒水一饮而尽。

    没有去看沈归,问题问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答案了,和以前一样。

    她们姐妹之间的情谊,从来经不起考验。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