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七百零五章 论族长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微微勾起嘴角,道:“从这里到邢州路途遥远,一路匪患横行,你可要好自珍重,莫要丢了小命。”

    崔硒话音轻柔,崔矶背心发凉,心肝抖颤。

    崔硒转过身,大跨步的进了门。

    护卫们强横一推,将崔矶塞进车里。

    艾叶俯身,将散落一地的交子逐一捡起,交给两位护卫,柔声道:“这是老夫人给的花用,两位路上斟酌着用就是。”

    “娘子放心,我等明了,”护卫眼睛一亮,将交子拿过,毫不客气的揣入怀中。

    车子椅着出了夹道,通过高大的门楼,速度便陡然快了起来。

    艾叶一直到车子走远,才折回聚福居,将崔硒归来的消息告知。

    崔老夫人正在假寐,闻言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拉着艾叶,问:“三郎可跟六郎撞见了?”

    艾叶点头,道:“三少爷叮咛六少爷路途遥远,保重身体。”

    “除了这些,就没说别的?”

    这可不像三郎的作风,崔老夫人有点不太敢信。

    艾叶摇头。

    那些不该听却偏被她听到的话,还是就此打住吧,事情已经过去,再说出来,徒添烦恼而已。

    崔老夫人吐了口气,重又躺会榻上。

    三郎归来,却没有来这儿,定是想要听林氏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这样也好,有些话她实在说不出口,还是等着他上门好了。

    小院里,林琪正如老夫人所料那般,将事情告知。

    崔硒心疼的抱着软软弱弱的林琪轻轻摇,早前火烧火燎的感觉又重了几分,脑中暗忖该在何时何地伏杀他更合适。

    林琪见他额角青筋直冒,脖颈处一跳一跳的,就知道气得不轻。

    她拉住他的手,柔声道:“你也别气,太婆惩戒阿娘去朔风斋守斋,六叔也被逐出崔家,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好。”

    “可是对你不好,”崔硒哑着嗓子道:“谋害族中子弟,论罪足以命相抵,太婆这番实在有失偏颇。”

    “我觉得挺好,”林琪笑了笑,道:“阿娘以后再不能出朔风斋半步,太婆因此与我有愧,对我只会更好,两位婶娘素来与我亲近,以后这内宅,这明苑还不是由我性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崔硒望她,“你当真这么想?”

    “真的,”林琪笑了笑,道:“还有六郎,一个丧失伦理亲情之人,咱们与他计较作甚?邢州可不是什么安乐之地,他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谢谢你,”崔硒温柔的拉着她的手,明了她这样退让都是为了自己。

    他在朝为官,不能被人诟病,若他揪着此事对寇氏和崔矶穷追猛打,落在有心人眼里,定会再生波折。

    尤其他还是六皇子舅舅,又教导六皇子,德行上绝不能被人诟病。

    “你我是夫妻,谢什么,”林琪笑着拉他到近前,道:“你来看,止儿说福哥儿像我,我可有这么丑?”

    崔硒凑过去细细看过,觉得儿子就是个皱巴巴的样子,根本瞧不出像谁。

    大约是不满他的迟疑,又或许抗议阿娘的嫌弃,福哥儿撅起小嘴,皱起眉头,咧嘴要哭。

    “哎,你快抱起来哄哄,”福哥儿长得敦实,林琪被小夜严令,不能多抱,免得伤到胳膊,落下病根。

    崔硒张开宽阔手掌,左右比量半天,都不得其法,最后还是林琪指导,他才僵硬的抱起福哥儿。

    襁褓随着他不标准的动作松散开来。

    林琪正要盖上被角,就见福哥儿憋着劲,蹬着小脚,一个用力,一股水流好似喷泉,直朝崔硒的前襟而去。

    崔硒哪里能料到这事,胸口一阵温热,他呆如木鸡。

    林琪眨了眨眼,不厚道的笑了。

    水流顺着他的前襟一路向下,靛蓝色的衣服很快洇透,水渍落到单独堆叠出来的床褥之上。

    崔硒侧头看乐得前仰后合,笑得脸颊泛红的娇妻,心头温软。

    林琪扬声叫来吴氏,让她把福哥儿抱去换尿布和襁褓。

    冬儿去箱笼里翻出崔硒的里衣。

    崔硒虽然不嫌弃亲儿子的童子尿,可身上湿哒哒的,实在不太舒服。

    一番洗漱过后,挟和冬儿将饭食摆上桌。

    看到挟,崔硒略点了下头。

    林琪笑道:“福哥儿跟前缺个妥帖的,我想让挟跟着。”

    “你看着办就是,”崔硒神情淡淡。

    得了崔硒这话,挟才算真正安定下来,她略一福礼,悄声退下。

    吃罢饭,崔硒松散了衣裳,往林琪跟前来。

    林琪伸臂将他挡住,道:“你不去聚福居看看太婆?”

    “不急,”崔硒笑道:“你既对现状满意,那就等明早走时见见就是。”

    “你还要走?”

    林琪有些吃惊。

    崔硒点头,道:“工程还有大半,我不过抽空溜出来几日,梅雨之前定要赶回去。”

    林琪情绪瞬间低落下来。

    崔硒坐过去,揽住她道:“此坝若建好,起码十年不怕凌汛泛滥,三路庄稼能够得保,国赋也能丰盈。边地还在征战,有赋税,官家和大胤的将士们才有底气,外族便是兴兵,也得斟酌一二。”

    “我知道,”林琪将头靠在他肩头,低低的道:“我只是不想你那么累而已。”

    崔硒温柔浅笑,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捋她细幼丰厚的乌发,道:“我有分寸,不会乱来。”

    林琪依偎在他怀里,崔硒柔声道:“阿娘犯下这事,即便受到惩处,阿爹也不适合再留在族长的位子上,崔家只怕要另立族长了。”

    林琪眉头一动,问:“你可想当崔家的族长?”

    “不想,”崔硒答得干脆。

    林琪仰脸看她。

    崔硒轻捏她脸颊,表情认真,“我心力有限,胸襟也不宽,只护着你,护着福哥儿,与我便是足够。旁人与我何干?”

    林琪心里一甜,重又歪回崔硒胸膛,轻轻嗯了声,道:“不如推举大伯,如何?”

    崔硒道:“大哥居长,行事颇有君子之风,倒也适合。只是年纪轻了些,怕不能服众。”

    “阿爹虽然卸任,可也不是不能管事,”林琪笑道:“有阿爹和几位叔父在旁扶持,以大伯才智怎会不能胜任。”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