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一五一章 凯旋门之争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君士坦丁凯旋门下,两个人隔着很远遥遥对峙,在贡萨洛身后,是一直蔓延到后面街道上的联军军队,而在亚历山大身边,却是空无一人。

    贡萨洛有些惊讶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在他的赫赫威名和强大气势震撼下,尊贵的枢机主教退让了,高傲的罗马贵族们退缩了,而之前窃取他的胜利果实的那些人正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试图从他那里分享到一点胜利的余荫。

    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候,却有个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这让贡萨洛在意外之余也不由有了些好奇,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更不知道他怎么会说曾经战胜过联军,不过当他微微回头看向身后时,却没有看到有人站出来驳斥,而是很多人的脸上一瞬间浮起了奇怪的神情。

    “你打败过围攻罗马城的联军?”贡萨洛微微眯起眼睛,他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也许有些意思,不过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前进“那你应该庆幸没有遇到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走上了战场。”

    阿拉贡的将军说着慢慢带马向前,脸上傲慢的神色丝毫没有因为这个年轻人的出现而改变,贡萨洛觉得这个人只是他前进道路上一个小小的意外,就如同当初刚刚到意大利的时候,因为一时轻敌而首尝败绩,但是那也是他与法国人交战中唯一的一次失败,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一个法国将领能击败他。

    现在这个年轻人也不可能成为能阻挡他穿过凯旋门的障碍,如果他一定要这么做,贡萨洛并不介意让自己的军队从他的身上碾压过去。

    马蹄踩在大理石上发出的清脆的声响,虽然只有贡萨洛一个人在前进,但是他身后的军队却如缓缓张开的乌黑翅膀般在他的身后蔓延开。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都看向独自立马凯旋门下的亚历山大,没有人认为他敢于真的阻挡阿拉贡的将军,更没有人能想象一个人怎么能阻止一整支军队。

    马蹄踏踏,贡萨洛已经能很清楚的看清这个年轻人的容貌,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如果不是阻挡在他的面前,贡萨洛也许还会对这个年轻人兴起一丝好感,但是现在他却要逼迫着这个年轻人在他的面前露出畏惧,直到最终和那些罗马贵族们一样乖乖让到一旁。

    在贡萨洛前进的路上,是不需要有人充当绊脚石的角色的。

    亚历山大默不作声的看着缓缓走近的贡萨洛,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早已闻名的西班牙名将,也是第一次领略他那有名的傲慢与嚣张。

    只是面对贡萨洛咄咄逼人的气势,亚历山大既然已经站在这凯旋门下,就没想过要退缩。

    “罗马的荣耀需要有人维持,我能指望你吗?”

    这是之前亚历山大六世忽然召见他时问的话,当时教皇提出了个有些奇怪的建议,由亚历山大担任迎接联军的罗马军队的首席将领。

    对亚历山大六世来说,不论是解放还是拯救,罗马再次被人征服的事实却是毋庸置疑的,这其中的屈辱和无奈让教皇甚至想要拒绝为联军举行祝福弥撒,但是亚历山大六世知道这是不行的,不论心里多么不满,这个祝福弥撒他不但必须参加,更要亲自主持。

    因为接下来与联军周旋,确保他还能成为罗马的主人,而不是被联军的贵族们彻底架空才是更重要的。

    可亚历山大六世依旧希望能为罗马找回点颜面,至少不会让自己在联军面前显得太过没有体面。

    于是他想到了另一个亚历山大。

    不论是否愿意承认,罗马人对亚历山大在阿皮奥山下的胜利其实还是很高兴的,特别是罗马的贵族们,当听说联军的后勤营地和一大批来看热闹的贵族被亚历山大全部俘虏,其中甚至包括帝国宫相的时候,很多人意外之余更多的是莫名的喜悦,哪怕知道他们应该站在联军一边,但是实际上因为这个而高兴的当天召开宴会的贵族却是大有人在。

    罗马人的骄傲让他们即使在得到解救的同时,却又无法掩饰内心里的失落,现在终于有一个人为他们出气,这让很多人兴奋的完全忘记了这个胜利对罗马来说,其实多少是有些尴尬的。

    罗马的尊严需要维持,只是谁都没有想到,维持这个尊严却需要那么激烈甚至危险的方式。

    当看到贡萨洛出现的时候,亚历山大已经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他的印象里,贡萨洛就是用在众目睽睽之下带领军队穿过凯旋门彻底的羞辱了所有罗马人和亚历山大六世本人的。

    果然,贡萨洛用他著名的嚣张证明了他的名声,他公然带着军队踏上了通往凯旋门的道路,哪怕这支军队其实之前并不归他指挥,但是他却用行动告诉包括他的那些战友在内的所有人,只要他出现,就没有人能不依照他的意志行事。

    亚历山大远远看到了这一切,他没有选择和其他人一样的退缩,也没有立刻冲出去阻止,而是回头来到了凯旋门下,他在等待,等待就在这座预示着征服与权力的千年石门下拦下那个嚣张的胜利者!

    “让开,否则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贡萨洛大声宣布,他已经来到距离亚历山大面前不远的地方了,如果这个时候拔出剑来,只要一个冲刺他就可以挥剑砍下这个年轻人的脑袋。

    贡萨洛并不觉得需要这么做,尽管他也认为这么做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他依旧相信自己能令这个年轻人退让。

    亚历山大慢慢抬起了手,这个举动让贡萨洛的眼角不禁微微一跳,他的双眼紧盯着对面的年轻人,他不相信这个年轻人敢对他有任何无理的举动。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随着亚历山大的手势,一队骑兵忽然从广场侧面出现,这支骑兵的数量不多,但是以贡萨洛的经验他立刻察觉到了这些骑兵略显不同的奇怪地方。

    没有法国人依仗坚固铠甲与锋利长矛的勇猛,也没有贡萨洛熟悉的摩尔人虽然舍弃重甲却显得更加灵活的快速,但是这些骑兵却在前进中似乎有着属于自己的特点,他们并不依仗速度迅速接近或是如法国骑兵那样给人以碾压一切的气势,但是他们却似乎刻意保持着某个距离,这个距离看上去似乎并不能依靠弓箭对敌人产生威胁,当贡萨洛为他们会选择在那个距离上停止前进感到奇怪时,他看到那些奇怪的骑兵忽然纷纷从马上或是身上摘下了什么东西,然后他们以一条手臂为托,另一条手臂举起手中的那件武器,遥遥的对准了广场中间的两个人。

    火枪?!

    贡萨洛只略一沉吟就知道是什么对准了自己,这让他既愤怒又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大胆到敢于向他发起挑战,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以那些骑兵的举动,除了他之外,连眼前这个年轻人都在那些古怪骑兵的火枪射程之内。

    突然的变故让广场上的气氛瞬间凝固,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那些骑兵。

    当猎卫兵出现时,虽然立刻引起了贡萨洛身后随从们的注意,但是却因为距离还远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警惕,但是当他们举起火枪时,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自从火枪诞生以来,因为火绳枪的繁琐步骤和根本不适合在移动中点燃射击的缘故,还从没有人想到过火枪和战马这两种不同的武器能够结合起来,可是现在,他们却忽然看到有人这么做了,而且火枪的枪口正指向联军的指挥官!

    贡萨洛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亚历山大身后呈半圆形的那些骑兵,他这时候觉得那些骑兵比面前这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更让他感兴趣。

    “你不知道自己也在那些火枪兵的包围中吗?还是你认为自己能逃掉?”贡萨洛看着亚历山大“或者你认为我因为胆怯就会向你妥协?”

    “你应该不会,毕竟伟大的贡萨洛的是不会因为这一点点的恐吓就被吓住的。”亚历山大并不介意让很多年后才会有人使用的称呼提前出现,而且从贡萨洛脸上那理所当然的神态看,他似乎认为‘伟大的贡萨洛’这个称呼真的完全适合他。

    真是个嚣张到出人意料的家伙,亚历山大心里不由暗暗摇头,然后他的手再次抬起,身后纷纷传来火枪枪扣摩擦的声音。

    “不要怀疑我的决心,将军,”亚历山大认真的说“如果当我认为需要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你的性命时,我绝对不会犹豫。”

    “你要杀我?杀掉你面前这个打败了查理,让法国军队只要听到名字就胆战心惊的人?”贡萨洛的眼睛里升起了怒火“我之前只认为你是个蠢货,可现在我认为你是个疯子。”

    “我以前只认为你是个疯子,可现在我觉得你是个蠢货。”亚历山大毫不留情的反斥回去“你现在是在罗马,如果你以为可以用侮辱他人获取更高的荣誉,那么只能说明你不配得到这些荣誉,因为荣誉只能从强大的敌人那里夺取,而不是用欺凌比自己弱小的人满足。”

    亚历山大的话让贡萨洛的眼中瞬间闪过丝笑意。

    “你承认罗马是弱者吗?”贡萨洛饶有兴趣的问,他扭过头看向身后的那些罗马贵族“或者你应该用更大的声音告诉所有人你刚才说过的话。”

    亚历山大不置可否盯着贡萨洛,他向前带马来到阿拉贡将军的面前。

    “我们都知道罗马是软弱的,”亚历山大放低了声音“不论是法国人还是联军都把罗马当成战利品,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不会伤害到罗马的一点尊严,因为罗马真正的尊严不是一座凯旋门就能抹杀掉的。相反倒是你大人,你认为自己击败了法国人,可实际上在福尔诺沃联军真正击败的只是法国人一支一千人的雇佣军,而在皮埃蒙特,你的军队甚至没有能完全消灭哪怕一支法国的军队,大人你认为这样的胜利是值得夸耀的吗,或者你认为查理的胆量只有那么一点?我们都知道他很快就会回来,到那时候法国人将会有更多的军队甚至还会有更多的火炮。现在告诉我大人,你为什么那么着急的要从凯旋门下经过,是不是想要尽快让你的胜利成为人人认可的事实,可实际上你是在畏惧查理即将到来的报复,你害怕和开始一样再次败在查理的手里,如果那样你的高贵名声就彻底毁了,这难道不是你最担心的吗?”

    贡萨洛冷冷的看着亚历山大,他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和他冰冷的眼神相比,他脸色这时候却是一片殷红。

    贡萨洛已经不记得有谁曾经这样对他说话,当他用一次次战胜摩尔人的胜利证明自己所拥有的非凡才能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对他使用这种语气了。

    骄傲,固执,嚣张而又从不肯给别人留下一点脸面,这就是贡萨洛·德·科尔多瓦。

    他从不在乎自己得罪过多少人,也不在乎得罪的都是什么人,在他的眼里自己永远是最好的,也永远是唯一的。

    但是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叫阿格里的穷乡僻壤来的混小子却这么肆无忌惮的侮辱了他,这让贡萨洛在一开始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人居然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居然会质疑他的胜利,甚至怀疑他是因为胆怯才要急匆匆的试图向别人证明自己。

    贡萨洛已经感觉到手里的剑柄冰冷的寒气,他知道只需要用力一抽就可以拔出剑来,然后他完全有把握能一下就砍掉这个可恶青年的头。

    而且他已经决定这么做了,他才不在乎对方是什么人,更不在乎其他人会怎么看。

    冒犯强大的贡萨洛,就必须付出代价!

    亚历山大察觉到了贡萨洛眼中的冷酷和杀机。

    一意孤行而肆无忌惮,这就是贡萨洛·德·科尔多瓦。

    “伯爵,我可以击败不是你指挥的联军,我也同样可以击败你指挥的军队,”亚历山大缓缓的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战场上见面的。”

    亚历山大的话让贡萨洛的眼神再次一冷,再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后,贡萨洛忽然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让我们总有一天在战场上见面。”

    说着他抬起头看了看亚历山大身后巍峨的凯旋门,忽然发出一声轻笑。

    “看来,今天不是经过这里的好日子啊。”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