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332回 看到不该看的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往他若心情烦闷,只会去这几个地儿,几处都没人,人还能去哪儿呢?

    府里也就四爷、七爷跟他交心,瑜真都让人去问过,皆不知傅恒的行踪,

    纵然瑜真没有明说,傅文也猜得出来,两人必是因为傅谦而生了嫌隙,他们之间的过往,傅文大概知道一些,安慰瑜真莫着急,他会再去派人打听傅恒的动向。

    瑜真本以为醉酒之后他就会清醒,哪料竟还在为那件事而赌气,他究竟在想些什么?真的以为她对傅谦旧情难忘么?

    这会子见不到他人,她想解释清楚都没机会,白日里还在生气,气他不见踪影,入夜后她又开始担忧,猜测他必是去了哪里借酒浇愁,这么晚还不回来,不会遇到什么意外罢?

    焦虑的瑜真一直没睡,在屋里等消息,直到亥时,才有人过来回话,

    “夫人,奴才找到九爷了,您不必担忧,他没事儿,只是喝多了而已。”

    没事就好,瑜真忙又问他人在哪儿?小厮却是支支吾吾,“在……跟李大人在一起呢!”

    李侍尧?怎么可能?“才刚已经让人去找过,他根本不在李府!”小厮迟疑的神态让瑜真越发怀疑他在蒙人,当下敛了神情,正色质问,

    “说清楚,九爷到底在哪儿?”

    “在,在……”惧怕的小厮不敢答话,瑜真威逼利诱,他怕挨罚,不得已才禀明实情,“回夫人,九爷他在留香楼……”

    留香楼?以往为了应酬,他也曾跟人去过,但都不会过夜,应酬之后便会离开,且都会差人回来告知于她,从不隐瞒,今日去喝闷酒也就罢了,竟然快到子时都不归家,难道还想住那儿不成?

    若然真醉得不省人事,指不定就被哪个姑娘给伺候了,烦躁难安的瑜真再等不下去,准备换身衣裳去找人,小阁顿感为难,“夫人,这不太好罢?留香楼是那种花红柳绿之所,您身份贵重,又是女人,不方便过去啊!”

    此时的瑜真一心想去看看,若然他已醉,必须将他带回来,免得一时糊涂犯了什么错,他却归咎于醉酒,她可接受不了!心乱如麻的她哪里还顾得什么时宜,坚持让小阁为她找一套男装,梳成大辫子,再找顶轿子,自后门出府,去往留香楼!

    跟随前去的小厮心道完了,夫人这么一闹,若让九爷晓得是他报的信儿,他必然没有好下场!但夫人坚持如此,他推脱不得,只能硬着头皮同往。

    到地儿后,瑜真下了轿,已然做好准备,径直前往,年少时也曾轻狂,来过此地,是以瑜真熟门熟路,美人面换了一张又一张,

    迎来送往的冷情人与痴情人,悲欢离合,皆在此上演。瑜真要进去,却被人拦住,她也没工夫跟人瞎耗,直接让下人甩出银票来堵他们,他们虽然想要,却不敢收,毕竟里头可是傅中堂,脑袋自然比银子重要啊!若然得罪了傅大人,怕是难在京城混了!是以他们都义正言辞的表示拒绝,

    “有银子也不成,傅大人交代过,谁都不许进去打扰!“

    无奈的瑜真只好撒谎,说自己是他的挚友,此地的护院仍不肯放行,“没得商量,大人说了,即使是李大人前来,他也不见,你还是请回罢!”

    瑜真就不明白了,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竟一早交代不许人进去?越是这般神秘,她越发怀疑,而远处门前的看守是富察府中人,自然认得他家九夫人,立即知会海丰,海丰又赶忙过去敲门进去向主子禀报,“爷,夫人过来了,正被人拦着呢!您看……?”

    但闻屏风后的主子沉默片刻才迷蒙回了句,“不必拦,让她进来。”

    这种情形进来怕是不太好罢?不过海丰也就是想想,终是不敢管主子的事,他说怎样便怎样罢!得令的海丰立即出去,走向那边打了声招呼,那些人再不敢拦阻。

    瑜真立即问他,“九爷呢?可是又喝醉了?”

    咧嘴一笑,海丰猜测着,“应该是罢!”若然不是醉了,主子又怎会让夫人进去呢?但他也不敢多嘴,只能等夫人自己去发现。

    瑜真没再犹豫,径直跟着海丰过去,却万未料到,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画面!

    实则她之前也想象过,进去会看到傅恒与楼中女子举杯共饮的画面,饮酒闲聊,其实也不算什么,她都可以接受,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推门而入时,竟会瞧见傅恒正斜倚在那姑娘的帐中,外裳已褪,只着了内衫,而那娇滴滴又年轻貌美,姿态妖娆的姑娘正躺在被窝里,歪在他怀里,听到动静,惊慌失措,立即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瑜真分明看到,她身上只有肚兜儿,喜庆的红色,十分刺目,这样的姿态和亲密,曾是她的专属,她还以为自己会幸福一辈子,从未想过某一日,这样的幸福竟会被人分享了去!

    就因为一个误会,他竟然去找别的女人,这让瑜真情何以堪?

    而傅恒在看到她进来之后,并未有丝毫的惊慌,只是淡淡的瞥她一眼,随即收回了目光,似乎并不准备解释什么,也丝毫不觉得愧疚。这样的情形,实在另她难以接受,隔着一道屏风,明明近在眼前,瑜真却觉得,她和傅恒之间已经裂开了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再难复原,回到从前。

    “大人……这……”那姑娘似乎很难为情,想起身,却被他的手臂紧紧禁锢着,一脸无畏,“怕什么?有爷在,谁也不敢动你!”

    动她?瑜真还真的不屑!心若凉了,也就没有争吵和质问的必要,摆在眼前的事,还有什么可问的呢?难道要她去问傅恒,你有没有睡她?为何睡她?我又算什么?这样愚蠢的质问,她实在说不出口,除了冷笑和沉默,她真不知该如何回应。

    守在门口的海丰还以为,里面必会有一场腥风血雨,哪料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且很快就看到他家夫人走了出来,失魂落魄,沉默不语,“夫人……”他唤了一声,然而夫人并未理会,茫然向外走着,海丰忍不住问小阁,“怎的这么快就出来了?夫人什么都没说么?”

    小阁不悦的瞥他一眼,“不出来难道留下来观赏九爷是怎么宠别的女人么?哼9有什么好说的,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海丰顿感冤枉,“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我又没醉卧温柔乡!”

    “你带九爷来此的啊!必然也看多了来往的姑娘,心术不正!”

    这话他可不认,赶忙为自个儿辩解,“哎----你不能冤枉我呐!我只是个奴才而已,哪里有权决定让主子去哪里?还不是九爷自个儿要来解闷儿,我不得已才跟来。”

    懒得听他狡辩,小阁不敢再耽搁,匆匆跟上夫人的步伐。

    看来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傅恒根本不是借酒浇愁,而是厌倦了夫妻生活,才想找借口出来尝尝鲜而已,亏她还担心的睡不着,生怕他夜不归宿会出什么意外,到头来,意外的是她罢了!

    她的男人,再不单单属于她,还沾染了其他人的气息,所谓的一心一意,挚爱一人的誓言,都成了可笑的虚假,坐轿回府的瑜真并未落泪,只是目光呆滞,仿佛至今都没有反应过来,又好像已在短短的一刻钟里看透了一切,爱是虚无,易碎易变,若不接受,唯有伤情,可她应该难过痛苦么?似乎并不值得,他都已然变心,跟别的女人欢好缠绵,浑然忘了曾经的誓言,她还能怎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并不是她能做出来的事,高傲如她,不愿低三下四的去向旁人祈求爱情。她始终认为,是她的,逃不走,不是她的,求不来,尤其是感情,强求无用。

    小阁还怕夫人接受不了,会想不开,回府之后不断的安慰她,“也许九爷只是喝醉了才会倒在床上而已,两人大概也没怎样呢!夫人莫多想,等九爷回来再问清楚罢?”

    都一起躺在被窝里了,傅恒还一直搂着她不撒手,怎么可能只是抱着,什么也没发生?毕竟他也是正常男人,有心克制,哪怕醉了也必然不会越界,若然不愿忍耐,那就是已经彻底放弃了两人的感情。

    他认为她放不下傅谦,也不给解释清楚的机会,就笃定了自己的猜测,继而破罐子破摔,无视他们之间多年的感情,去找另一个女人,不管他是醉了无意,还是有心赌气,这一回,瑜真都无法谅解她的所作所为!

    “我没事,什么都能看得开,男人有妻妾很正常,即便他出去花天酒地,或者带谁入府,我都无所谓,随他罢!我没权利干涉。”冷静的告诫着自己,自始至终,瑜真都强忍着心中的压抑,没有落一滴泪,也不再期待他回来,哪怕他今晚在那儿过夜都无妨!

    飞走的蝴蝶,就不要指望还能抓住他的心,除非掐断他的翅膀,可她不愿,尊严不允许她这样!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