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184章 只想爱他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怎么也没想到,宗政烈会想到将宝宝吃手指的四维彩超图嵌在吊坠中,做成一条独一无二的项链。

    两个月以来,宗政烈除了处理工作、照顾我的起居以外,几乎每天都在为我妈和我弟奔波,他已经够辛苦的了,竟然还花心思为我准备了这么多别致的礼物,制造了这么一场盛大的惊喜。

    感动二字已经无法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了,我站在台阶上,只觉得情绪起伏,一时竟找不到宣泄情绪的出口,只余下了流眼泪。

    看着手中这条充满了意义的别致项链,我艰难的滚动着喉头,再也按捺不住想要立刻见到宗政烈的心情,扶着楼梯扶手便快速往楼上走。

    我已经顾不得去看那些剩余的礼物了,光是刚才经历的这些惊喜和感动,就已经让我非常非常的满足了。

    循着琴音,我甚至无视了地上的粉色箭头,直奔琴房而去。

    琴房的门是开着的,我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背对着我,笔直的坐在钢琴凳上,入神的弹奏着钢琴曲的矜贵男人。

    今日的他竟然穿着一身粉色的西装,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在黑白琴键上跳跃着,阳光投射在他的身上,衬得他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黑亮亮的,连同他入神的俊颜,都显得那般岁月静好。

    我突然就有些舍不得打破眼前这副画面了。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宗政烈是个杀戈果断的大男人。

    认识他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弹钢琴的模样。

    这一刻,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竟是平添了几分儒雅的绅士气质,让人莫名就一种将自己的终身幸福交在他手里的冲动。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我耐心的看着他弹奏完最后一首钢琴曲,情不自禁的就鼓了鼓掌。

    他唇角微勾,掀起眼皮子的同时便优雅的转过身来,遥遥的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我红着眼睛,抿着唇便朝着他弯起了唇线。

    琴房里的空气很安静很安静,安静的只余下了窗外的蝉鸣声和我极快的心跳声。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宗政烈,看着他缓缓的从凳子上站起身,缓缓的迈开了步子。

    就在他迈出去一步的那一瞬间,我拔腿就往他那边跑。

    我对自己说,如果他愿意向我迈出一步,那么我就愿意迈出剩下的九十九步。

    刚才,他向我迈出了一步。

    所以,我告诉自己,未来的这九十九步,无论有多苦多难,我都绝不会再放弃。

    只要他没有赶我走,就算只是当他身边的一个不起眼的情妇,我也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因为我爱他。

    爱得无可自拔。

    大概我跑动的动作幅度太大了,宗政烈一下子就急了,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朝着我狂奔了过来。

    不等他伸手扶我,我便张开双臂,猛地抱住了他的窄腰。

    充实感满足感瞬间盈遍了我的全身,我红着眼睛呼吸着他身上的好闻味道,将手臂愈发收紧了几分。

    我很轻很轻的说道:“宗政烈,谢谢你,真的,真的很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蠢女人。”

    他浑身微震,反应过来之际,便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将我抱得更紧了几分。

    侧着脸在他身上蹭了蹭,我从他的怀里出来,伸手便将我手里的花束递给了他。

    “西班牙的事情,我欠你一个道歉,你没事,真好。”

    宗政烈微微弯着身体,双眸深深的看着我,好一会儿,他突然就弯腰将俊脸凑在了我的面前,一歪头便强势的俘获了我的唇。

    侵略气息瞬间扫荡了我的口腔,我攥紧手里的花束,第一次放下全部的包袱,全心全意的热烈回应着他的吻。

    缓缓抬起手臂,我环着他的脖子,贪恋的吮·吸着他的味道,全身毛孔舒张的沉浸在很爱他的心情中。

    那一刻,我突然就觉得,今生能够遇到一个能让自己这么深爱的男人,真的遭遇再多的苦难也值了。

    这一吻,很漫长。

    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终于,在门口传来欢呼声,彩带花瓣喷涌而出之时,宗政烈终于松开了我的唇瓣,笑吟吟的看向了我。

    他问我:“蠢女人,喜欢今天的惊喜吗?”

    我点头如捣蒜。

    他笑:“礼物都看过了?”

    我摇头如拨浪鼓。

    看着他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都是亮晶晶的星星。

    宗政烈大概被我逗笑了,薄唇一咧,露出了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给了我一个明晃晃的耀眼笑。

    我情不自禁的也笑起来,任由他点了点我的额头,像个小宠物一样乖巧。

    耳边不断传来门口的欢呼声,我顺着宗政烈的视线看向门口,在注意到门口的一群人里有一个碍眼的女人时,我脸上的笑容蓦地就僵了一瞬。

    纪嫣然怎么也在这里?

    她站在郑家榆的旁边,胳膊上挎着一个装满了花瓣的篮子,正笑着往我们这边撒花瓣。

    狐疑的扫了她一眼,见她一副高兴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我之前见到的样子,我不禁更加疑惑了。

    难不成,纪嫣然之前是故意支开我的,只为了让宗政烈他们有时间帮我布置这场浪漫的惊喜?

    不对呀。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在美容院跟我说的那番话又算什么?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支开我,那必然有很多种方法,又何必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我不是傻子,是不是开玩笑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思绪不过在瞬间,大家欢呼着,涌进了琴房,将我和宗政烈包拢在了其中。

    郑家榆率先上前锤了宗政烈一拳头,笑道:“你小子终于开窍了,这段时间老子天天开导你,都要开导的神经质了!”

    “不行,你得请我吃一个月的大餐,不然我这心中怨气难消。”

    宗政烈轻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应下,大方的说他请他吃半年都没问题。

    郑家榆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看向我时,不禁露出一个坏笑。

    他道:“小白,阿姨和弟弟的事儿我可出了不少力啊,你是不是得免费给哥哥设计几款私人订制的珠宝作品呀,我最近可听说你行情大涨,设计费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说着他就朝着宗政烈挤了挤眼睛,笑着说让宗政烈心别那么黑,把我的设计费定那么高的价,明显就是看不起他这种穷律师。

    纪嫣然笑着打了郑家榆一巴掌,揶揄道:“就你还穷,你赚的可比我的生活费多太多了好吧,要不然我能沦落到给烈爷假扮女朋友的地步么,喏,这才刚到账一千万,我家那老古板就把我卡冻结了,你说惨不惨。”

    “嗳,我不管,今天我又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烈爷,你可得表示表示。”

    纪嫣然一抬胳膊,就搭在了郑家榆的肩膀上,一副跟宗政烈和郑家榆好哥们的样子。

    我看着现在的她,再对比她在美容院时的模样,突然就有种看到两个人的感觉。

    心中不禁对她警惕起来,我听着宗政烈承诺要包她未来半年生活的话,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她在套路宗政烈。

    一个人的演技就算是再好,也很难掩饰掉她内心最深的渴望。

    同为女人,我能够看得出来,这个纪嫣然,绝对对宗政烈有男女之情。

    下楼吃饭的时候,柳一萱突然就用手肘撞了撞我,问我卫生间在哪里,让我带着她去。

    我见她朝着我挤了下眼睛,就起身带她去了卫生间。

    刚进去,她就反锁住了门。

    一边往马桶上坐,她一边就道:“悠,我觉得那个女人,对你有敌意。”

    柳一萱的话正中我想。

    我倚着墙站着,点点头,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在美容院的事情。

    柳一萱一听,立刻愤愤然起来。

    她站起身,低呼了一声“fuck”,便道:“我听说她是海城某个大鳄的女儿,不仅她的父亲很厉害,她哥哥也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从出国上大学起就独自创业,现在已经拥有一家很厉害的互联网公司了,我之前常听我老公提起他。”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多半跟宗政烈青梅竹马,刚才在楼下闲聊,她似乎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悠,你家世单薄,心也不狠,面对这种两面派的强劲情敌,一定要万分小心。”

    “对了,你肚子里怀的真的是女孩儿?”

    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也不确定纪嫣然说的话的可信度。

    柳一萱眉头微蹙,说虽然现在是现代了,但豪门世家还是会在意延续香火的问题,毕竟一个家族男丁越多,就越容易昌盛,这是亘古不变的死理。

    虽然知道柳一萱说的是事实,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我洗了洗手,语气有些冲道:“不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他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绝不会因为他的性别就对他有什么偏见,女孩又怎么样,他们不待见,我媳。”

    “可这关乎你能不能嫁进宗政烈呀!”

    “我跟宗政烈能不能结婚,并不是我说了算,即便是结不了婚,就凭他救回我家人这事儿,我也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一萱,我不想活得那么累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听从自己的心,好好爱他。”

    “唉,悠,有些事,并不是鸵鸟心态就能解决的呀……”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