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18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第七十章 装逼成风

    第七十章装逼成风

    一直保持有高度神秘感、出身于藤原氏的斋藤贤治,在自己的比赛结束后,竟然再度打算消失一段时间。

    然而和上次的消失不一样的是,这次的贤治消失前,郑重地向着上官紫阳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

    在经过了第一场女神佣兵团之间那近乎敷衍的对战(在观众看来,就是敷衍的对战)之后,第二场比赛开始了。

    “血刃佣兵团马库斯对战玄月王朝野蛮部队佣兵团弗拉基米尔!”

    于是在观众们的注视之下,一道红色的残影冲进赛台,激起了飞溅的碎石和灰尘。

    这特么的刚刚才在土系法师的努力下修好的赛台,在这比赛还未开始,竟然就被破坏了。

    烟尘散尽,众人才发现那个破坏了赛台的红影,原来是一把看上去并不锋利的巨剑!这个长近2米,宽约50厘米、由未知的红黑相间的材料打造的巨剑正笔直的插在赛台上。由于这把剑并不锋利,所以在巨剑插着的地方,蜘蛛网般地裂纹辐射状地向四周散开。

    紧接着,赛台外,一个身穿红色大衣、里面穿着很合身的红黑相间、并且挂满各种工具的家伙从场外高高地跃起,跳起了大约10米的高度,之后下落时稳稳地踩在了那把巨剑的剑柄之上。

    这次成功的装逼让在场的观众热烈地鼓起了掌!

    这个家伙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看上去大约二三十岁、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甚是淡定。看来他对自己的这一套装逼也甚是满意。

    既然这边都这么装逼了,另一边不装下逼都不好意西了。

    于是赛台对面,从空中飞过来一只崛蚣,崛蚣的背上稳稳的站着一位猛男。崛蚣的下面,则是两只很罕见的黑色的狮子。狮子在奔跑的过程中,浑身的肌肉形成了一道道完美的曲线,看上去很有观赏感。

    猛男猛地从半空中的崛蚣背上,一个后空翻翻了下来。而下面的两只黑色狮子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一般猛地高高地跃起,正好一狮一脚,稳稳的接住了这个猛男,然后再度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于是出现在赛台上的,就是一位踩在差不多两米高的巨剑上面的红衣男子和一位赤裸着上半身、浑身都是爆炸型肌肉的光头猛男,双脚分别踩在两只黑色的狮子身上,和红衣男子相互对峙。

    “我去,这是装逼成风?”上官紫阳看了看赛台上的两位参赛者的入场方式,再看看艾克和贤治。就不能从楼梯上好好走么?非要这么装逼?估计就是这两个货带的不好的头。

    但是艾克和贤治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在说:“我们上一局就是从楼梯走的啊,根本不存在装逼这回事!”

    “不过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信息来看,这个马库斯是血刃佣兵团的准继承人,而他这次参加大会的目的,估计就是为了给自己赚取更多的声望吧?”古新伪装的苍老的声音缓缓地说道:“不管怎么说,既然能够脱颖而出进入半决赛,他这已经是很成功的了。”

    “但说到现在,这‘血刃佣兵团’很出名么?”上官紫阳不解地问道。

    “真要说起来,这‘血刃佣兵团’其实和佣兵工会有着很深的渊源。”贤治就算是受伤了,依旧以很装逼的语气说道:“血刃佣兵团也是建立‘佣兵公会’、制定佣兵界行为准则的几大佣兵团之一。现在总部驻地是在利西亚同盟,依旧是很强势的佣兵团。”

    “原来如此……”上官紫阳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赛台上的2人经过例行嘲讽后,在裁判的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

    根据主办方的比赛规则,比赛中允许使用武器、护甲、宠物以及在大赛规则允许范围内的加成道具和法术卷轴。

    所以当驯兽师弗拉基米尔带领着数只魔兽上台作战,裁判台的裁判们也并没有对这个以多打少的场景表示异议。

    而马库斯看着指挥着魔兽向自己冲来的对手,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翻到半空中时,手一招,那个插在赛台上的超级大刀就被招到了自己的手中。

    双手握着红黑相间的巨剑,高高地举起,被斗气灌注的红色巨剑似乎发出了红色的荧光。

    而对方的两只黑色狮子则是迅速的接近着马库斯。

    而马库斯对此却并不慌乱,在双脚脚踏实地的一瞬间,手中那把蓄势已久的大剑终于轰然落下。

    但是由于马库斯的这一招实在太过于笨重,以至于两只黑色狮子身体一扭就躲开了这一招威力巨大的顺劈。

    巨剑狠狠地砍在了赛台上,顿时裂纹由巨剑落地处往四处蔓延。但是原先以为已经躲开攻击的两只黑色狮子,身下突然间爆发出飞溅的碎石。

    飞溅的碎石让两只黑狮的身形略微一顿,紧接着,左边的黑狮就被马库斯抡起来的巨剑给一剑拍飞,接着抡起巨剑的势,马库斯抬起左脚就是一个回旋踢,原先作为支点的右脚下竟然也出现了蔓延的蜘蛛网状裂纹,也不知道马库斯这一脚的力道有多猛,但是看着被踢中胸口而猛然间笔直的倒飞出去的黑狮子,这一脚的力道,估计差不多接近一吨了吧。

    毕竟那两只强壮的黑狮子,不管怎么看,那体重差不多都有五六百斤,这一脚直接踢得呈现出直线般的倒飞出去,可见这一脚的力道确实可怕。

    但是不等他反应过来,天空中的崛蚣就对着马库斯俯冲而来。

    但是马库斯并不慌忙,借着一脚踢出去的势,身子再度带着那把巨剑自下而上地抡了起来,向着俯冲而来的崛蚣挥去。动作大开大合,充满着力量感。只是他的身材看上去并不算得强壮,却将巨剑抡得飞起,看上去似乎很不协调。

    但正当马库斯抡起巨剑应对半空中的巨龙时,那个一直在指挥着魔兽进攻对手的驯兽师弗拉基米尔,竟然也一个冲锋,手中的鞭子带着斗气就甩向空门大开的马库斯。

    然而马库斯对于自己似乎无法防御的状态并不在意,双手一松,那把巨剑就随着惯性自己飞向半空中的崛蚣,而马库斯自己则是仿佛瞬间脱离了束缚一般,速度暴涨了好几倍,竟然接住了驯兽师的招式!

    看来那把巨剑的重量确实恐怖。

    巨剑和空中的崛蚣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但是由于巨剑本身很钝——几乎没有刀锋,所以虽然使得崛蚣一时间飞行不稳,却并没有对其造成实质伤害。

    于是巨剑再度旋转着斜插在了赛台上,巨剑落地处,裂纹向着四周散布。

    而在没有巨剑的束缚下的马库斯接近驯兽师弗拉基米尔,展开了贴身格斗。但很明显同样作为佣兵团成员,看上去更年轻的马库斯的战斗经验、战斗技巧和战斗招式都高出驯兽师弗拉基米尔一大截。

    所以在观众看来,这完全就是弗拉基米尔一边倒地在被挨打。而风骚的风衣样式的红色大衣在战斗时飘动的马库斯看上去甚是装逼,更何况还是压着对面打的那种成功地装逼。

    好在弗拉基米尔竟没有忘记自己驯兽师的身份,找准机会与马库斯拉开距离,再度指挥黑狮子进攻马库斯。

    而马库斯毫不犹豫地连续两个反身回旋踢,迅速的将两只狮子踹飞,再度接近弗拉基米尔。同时手一招,那把原本斜插在赛台上的巨剑就呼呼地旋转着飞向马库斯。

    而半空中已经恢复正常的崛蚣,则在弗拉基米尔的指挥之下再度冲向马库斯。

    马库斯不慌不忙地手一挥,那把巨剑就像是被马库斯抛出去的石头一般,旋转着飞向这只崛蚣。

    而马库斯本人则更加快速地接近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眼看自己的魔兽暂时没法支援自己,于是也运起斗气,握紧鞭子,正面迎上了马库斯。

    接近弗拉基米尔的马库斯再度以观众眼花缭乱的出招速度对弗拉基米尔拳脚相加,而弗拉基米尔只能被动应对。

    巨剑再一次准确地命中半空中的崛蚣,这一次半空中的崛蚣没有撑住,直接摔到了赛台上。

    而弗拉基米尔这样一来就暂时失去了所有助力——崛蚣暂时似乎是昏昏沉沉地没有恢复战斗力,而两只黑狮由于遭遇重击,现在还没有缓过气来。

    而正在攻击弗拉基米尔的马库斯,则是手一挥,那把红黑相间的巨剑再度向着马库斯飞来。

    稳稳地接住了巨剑的马库斯,原本灵动的身法瞬间迟钝了下来,而弗拉基米尔正好借助这一口喘息,迅速与马库斯拉开距离,同时招呼刚缓过气来的黑狮子,再度向马库斯进攻而来。

    但是马库斯依旧游刃有余,双手抓着巨剑的剑柄,被斗气灌注的巨剑再一次闪耀出红色的荧光。

    “裂地击!”随着马库斯的一声喝声,那散发着红色荧光的巨剑竟然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火光,紧接着狠狠地砸向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不敢硬接,迅速闪身,险险地躲开了这一击,使得马库斯这招带着火光的巨剑狠狠地砸在了赛台上。

    然而不等弗拉基米尔有所庆幸,突然自己脚下的赛台就突然间“爆炸”了。不只是他的脚下,就连那两只黑狮子和刚从赛台上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展翅起飞的崛蚣,身下都是突然间“蹦”地爆炸开来。

    巨大的冲击力带着碎石直接将赛台上,除了马库斯之外的所有生物全部炸飞。

    紧接着马库斯抡起巨剑看着被炸飞到半空中的弗拉基米尔,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于是再去暗疮观众的注视之下,半空中无从借力的弗拉基米尔被抡着巨剑的马库斯就像是打网球一般,“梆”的一声给拍到了赛台之外。

    而随着主持人宣判裁判的结果:“血刃佣兵团,马库斯胜利”的时候,马库斯单手举着巨剑,往肩膀上一扛,再度做了一个装逼的pose。

    一次成功的装逼,让观众们的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

    没错,能进入半决赛的,都是高手。而这两个家伙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是马库斯的战斗经验强过对方太多,所以作为驯兽师的弗拉基米尔输的不亏。更何况驯兽师的战斗力主要都是集中在自己的魔兽上,近战肉搏本身就吃亏,所以败下来也正常

    但是现在这些选手的比赛似乎装逼成风啊?不装逼会死么?

    于是经过短暂的休整后,第二局比赛开始。

    按说第一场比赛是双方互相摸底,大致知道对方的能力后,第二局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

    原本上官紫阳是这么想的。

    但是第二局比赛却让观众大跌眼镜的是,双方在进行了例行嘲讽之后,在主持人的宣布开始之下,马库斯竟然二话不说就将手中的巨剑给丢向弗拉基米尔,然后自己在随着双脚踩着的地面出现龟裂的时候,也仿佛一枚炮弹一般随着巨剑之后冲向弗拉基米尔。

    这马库斯的这一招让弗拉基米尔有些意外,连忙闪身一边,准备躲开巨剑的同时招呼魔兽反击。

    然而他刚躲开飞过来的巨剑时,马库斯的身影已经在弗拉基米尔诧异的眼神中,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等弗拉基米尔有什么反应,马库斯右手握拳,直接一拳就轰击在弗拉基米尔的胸口,巨大的力道直接让弗拉基米尔“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紧接着马库斯左手搭在轰击在自己的右臂上。

    “爆!!”

    随着马库斯这一声喊出,原先轰击在弗拉基米尔胸口的右拳,瞬间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失去了反抗力的弗拉基米尔,被这一发巨大的冲击力冲击地犹如被火车撞到了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像是被火车撞到的弗拉基米尔,在飞过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后,狠狠地摔在了赛台之下,败得如此干净利落。

    而赛台上地马库斯依旧保持着先前出招的姿势,直到身后的红色风大衣缓缓落下,才收回动作,左手叉腰,右手朝着弗拉基米尔的方向做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姿势,头却扭向另一边,这姿态装逼至极。

    但是虽然他的样子甚是装逼,但是却让人感到他有装逼的资格和实力。毕竟3局不给,直接将对方干净利落地打下台,他确实有装逼的资格。

    于是主持人宣布中场休息,精灵族的土系法师开始修复赛台,下一场比赛,卡特商学院阿普杜勒·瓦哈布对战圣丁马力皇家高级学院汉斯·克里特洛斯

    “上官大人,有件事,在下想先和您说清楚。”人群中的贤治突然出声道。

    “嗯?什么事?”上官紫阳很是诧异地打量着这个一直以“逼神”的形式存在的贤治,疑惑地问道。

    “您或许也已经知道了关于在下的一些事情,没错,在下出身于藤原氏,曾经也是藤原氏的核心子弟。然后您似乎也知道在下很多神秘的地方——比如能够驱使神器幽梦之灵,背上还被下了神秘的印记,曾经杀死了自己的哥哥,并且在您失明期间还帮您弄到了‘晨露之花’,并且与风元素继承者艾比利亚签订契约……甚至和那天袭击飞船的巨型崛蚣也有些渊源……”贤治很是平静地说着这一切,使得在场的人——不只是上官紫阳,其他人也一样有些目瞪口呆。

    “但是在下接下来有一些恩怨要去解决……在下看过了赛程表,在5人团队赛半决赛之前,在下都不需要出场,所以这段时间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等到在下将这些恩怨了结后,在下再回来参加比赛……哦对了,因为我曾经似乎在藤原家族做了很不好的事情……虽然在下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在下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已经手持幽梦之灵,并且遭遇藤原氏的追杀了。不过目前在月城,由于代表风之公爵府出战,所以同样来到月城的藤原家族的人们并不会对我出手,但我们却早就被盯上很久了。而且在下此行前往月城的目标,也出现了。所以在下觉得很有必要将所有问题的真相全部弄明白。”

    听完贤治的讲述,上官紫阳先是沉默了一会“我明白了……人各有志,你似乎曾经经历过很多不得了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一定要及时回来。”

    “是,上官大人。”贤治竟然起身向着上官紫阳做了一个九十度鞠躬,折让上官紫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这些恩怨了结后,我会将一切都告诉您的,上官大人。”贤治很是郑重地说道。

    “当然,我作为一个愿赌服输的人,当然也不会忘了我的赌约。”听了贤治这句话,那隐藏在宽大的斗篷之下的古新只是抬了抬手表示自己听到了,并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